夜 Master X Kaito (H)
不大不小的出租公寓之中,刺眼的光線從廉價的窗簾中透了進來灑落在床上。
擁有黑色髮絲的主人輕微的動了自己的身體,但是卻從體內傳來的笨重以及疲累感侵襲著自己的頭腦,明明知道該起來了,手腳的反應確根不上精神的動作。

從遠處漸漸變大的跑步聲有如再自己的大腦裡面上演落石山崩記更讓自己覺得大難臨頭。
「Master~早安!」KAITO用著毫無修飾的力道直接撞了上來。
不用說,肚子那種翻攪的感覺更讓自己覺得離天堂不遠。
試圖用呼吸平靜一下自己的痛覺才動手推開自己身上的KAITO「下去,你好重。」輕輕的撫著自己的額頭從床上坐起來看著旁邊似乎發現自己不該以那種撞擊姿態叫醒主人的KAITO。
「Master你好沒精神,今天我幫你請假吧。」聽著KAITO那如湖水般清澈的聲音精神也似乎稍微好了點。
「請假太麻煩了。」我不耐煩的擺了擺手,也許是因為生病的關係讓我沒辦法像平常一樣好脾氣的回答。「現在是七點整吧,離上班還有一小時,我再睡半小時你再來叫我,這次請你小力點。」

我拉起棉被蓋過頭部,不再理會KAITO在旁邊說些什麼,頂多也只是要好好照顧自己之類,怎麼會生病,睡覺一定沒有把被子蓋好之類的。

自從KAITO來家裏之後,家裏氣氛是活潑了些,但是也多了一個囉唆的老媽子似的,從自己的吃飯穿衣到自己起床的時間樣樣有人管。

KAITO個性溫和又有點呆呆的,還有些頑固,卻也很會照顧人…

在床上滾來滾去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傢伙應該會來叫自己就放心的睡,但是又懷疑是否是因為生病的關係讓自己的時間感也喪失了。

懶懶的從棉被中伸出自己的手拿床前的鬧鐘,卻發現指針居然是晚上六點,下意識用力的掀開棉被想找那傢伙算帳,卻發現在床緣的重量。

KAITO趴睡在自己的床邊,看著旁邊的水盆以及毛巾,本來一肚子的火氣卻又降了回去。

那傢伙也只是擔心自己罷了,不過該有的處罰還是要。

舉起手一掌往KAITO的腦袋拍下去,看他慌張的跳起來內心中的愉悅漸漸的上升。說實在的,每次看他慌慌張張又有點不知所錯的樣子,心情都會大好。
「不是跟你說半小時就把我叫起來?」

「我叫過了,但是Master完全叫不起來,而且還發燒,所以我就擅自幫你請假了。」

看了看旁邊的東西,看來在我想東想西的時候,的確是累的睡著了。

「Master你還沒吃過東西吧,我去拿粥過來…」

眼看著那傢伙就要離開自己的視線,下意識的抓住那傢伙的白色衣服一把將KAITO抱進懷裡。

「Ma…Master!?」

「我好冷,陪我一下。」

「你要吃東西,才不會冷啦」

感覺到KAITO的掙扎,一翻身把他整個人壓在床上,對方的溫度從手上慢慢的傳了過來「但是你也很溫暖阿。」

將自己的身體整個壓上去的時候,對方身體的震動更是加深了自己嘴角的笑意。
KAITO像是活跳蝦一樣想從旁邊爬走更是讓自己覺得選中對方真是太好了。
那彷彿小動物的動作真是讓自己心情大好「你知道生病要好,需要出汗吧,嗯?」

「Master好好休息就好啦!!抓著我哪會出汗!」

看著他的表情,很明顯就是知道我接下來的動作卻不斷的想對我打呼嚨,用著自己的重量壓住對方的身體,從KAITO胸口傳過來的陣陣鼓動聲明白的表現出對方緊張的感覺。「貼著你我更舒服好嗎…」

不著痕跡的將自己的腳擠進KAITO的腿間磨蹭著,身下那傢伙僵直的感覺讓自己玩心大起。

反正他也不敢對我怎樣。

「知道我想做什麼嗎?」隨手拉開KAITO那過長的圍巾低頭用舌頭咬下對方衣服上的拉鍊。

「Master!!!!」那好聽的聲音有時候會發出過於尖銳的聲音,我稍微將耳朵遮住,接著懲罰性質的俯上身,將唇吻上。

捧著KAITO的側頸好讓兩人的吻能夠更加的深入,靈敏的將舌頭伸了進去在對方的舌根下輕蹭,貪婪地吮吸甘液,但是隨著自己的深入卻也感覺到KAITO再做垂死的掙扎,作對似的用舌頭推開自己。

挑了挑自己的眉頭,退回自己的舌改用牙齒咬著KAITO的唇並且突然動手摸進對方的褲子內,略加使力。

「哈阿…Master…」KAITO因為自己的動作而忍不住弓起了身體並且抓住了自己的肩膀。
「KAITO…有沒有人說過其實你挺可愛的。」如果說,調情也是做愛的一部分的話,除了喘息聲,偶爾調侃一下對方也不錯。

看著KAITO因為自己的話突然臉紅的樣子,不可愛也變的可愛了

趁著對方發呆的時候熟練的將KAITO的褲子褪去,將手滑到後方點觸著小穴,接著出奇不意的將手指放了進去。
「咿~~~~!」看著KAITO發出了像是發音練習一般的聲音,我感覺到肚子裡一股無法壓抑的翻攪直衝喉嚨。

「噗哈哈哈哈哈。」我無法抑制的笑了起來,明明什麼都還沒開始做呢…這傢伙怎麼叫成像是殺雞一樣,好喉嚨不是用來做這種事情的。「說你可愛還不承認?不過我的確是過份了點,說個男人可愛的確不太好。」

「MASTER!」KAITO似乎有些生氣了,翠藍的眼神如大海一般時而平靜時而波濤洶湧,但是這也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對付KAITO自然有我自己的辦法,原本逗留在小穴附近的手又慢慢的游移了出來帶著自己特有的力道捏著屁股。

「不過…你不喜歡我對你做這種事情麼?」從貼著KAITO身體的部分就能感覺到身下的人受到刺激而緊張的震動,其實已退為攻對KAITO最有用了。

「不是不喜歡…」KAITO對於這樣子的我有點苦手,但是這也代表著我成功的第一步。「但是MASTER你不休息真的不行。」

「撒嬌完我就休息。」貼著KAITO的耳旁吹著溫熱的氣息。

「MASTER你這樣才不是撒嬌吧!」KAITO激動的舉起手遮著自己的雙耳。

呦…學會吐槽了。

KAITO的皮膚很少照到太陽因此有著蜂蜜牛奶一般的顏色,我的唇沿著鎖骨緩緩的向下。

所經過的地方留下的是一段段的炙熱,下腹所互相接觸的地方能夠感覺到對方的緊繃。

唇來到KATIO的胸口,粉色的凸起讓我忍不住含了上去讓舌頭在上頭打轉。

「MA…」

月光透過窗戶照在KAITO的臉上。
不刺眼、不溫暖

卻那麼的迷人。

「噓…」我笑著用食指堵住KAITO的嘴唇「再推拖就不好了喔。」

KAITO放棄似的嘆了口氣,我則是得逞的笑如彎月。

我的手重新回到KAITO的小穴打轉。

KAITO雖然依然僵硬著卻也不再抵抗了。

都到了這個份上抵抗也沒有什麼用就是了。

KAITO的內部炙熱而柔軟,每每彎曲著手指前進的時候就能看到KAITO皺著眉頭忍著快感的樣子。

「不要只有喘息聲嘛。」

我過份的加入手指,我想聽到KAITO失控的叫聲…

想聽到只有我才能讓他發出的聲音。

「哈阿……」宛如嘆息一般的喘息以及無法克制而弓起的身體告訴著我KAITO已經準備好了。

我焦急的拉下自己的褲子拉開KAITO的大腿用力的將自己挺進,再等下去失控的就不是KAITO而是我了。

交合的肉體散發著情慾的熱度好像什麼都能夠蒸發似的,配合著特殊的節奏身體蹦踏著上下搖擺,低啞聲的呻吟交織著床板的伊呀聲。

雖然聲音是那麼的不成調,卻也是我們獨有的歌。

KAITO身體深深的陷入床鋪而手指則是緊緊的抓著床單,每一次弓起汗水都隨著那柔軟髮絲畫出一條晶瑩的拋物線。


我與KAITO之間的身體摩擦火熱的彷彿會隨時將我們燃燒殆盡。

KAITO體內的溫度讓我完全無法克制,本能的不斷擺腰衝刺。

真的會失控呢…

我伸手握住了KAITO的雙手,讓兩人接觸的面積能夠更大。

十指交握的感覺真讓人覺得對方是屬於自己的…

我再度吻上了KAITO的唇舌尖像是彈鋼琴一般刷過對方的貝齒,不同於剛才,這次KAITO確確實實的回吻了。

我閉上了眼睛感受著KAITO帶給我的次次快感。

一個恍惚兩人同時到達了頂點。

白色的稠狀液體飛散了出來灑落在四處。

手上、腿上、肚子上

以及

體內。


我孩子似的抱著KAITO用臉頰蹭了蹭。


「KAITO我愛你…」

「什麼…才…我…」KAITO的慌亂我全部看在眼裡。

「我什麼…」

KAITO扁了扁嘴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氣「我也最喜歡MASTER…」

暖意像是水滴滴入湖中的波紋一圈一圈的從心底竄出,搞什麼…居然這麼認真的回答我。

臉都熱了。

「MASTER你體溫又升高了…不繼續休息真的沒有問題嗎?」


「……………………..」
「……………………..」

可惡你這個一點情掉都沒有笨蛋,被你感動到的我也是笨蛋!


Vocaloid | 19:08:41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