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要好好對待[1]+[2]
[1]

饕餮病倒了。

這個傳言在饕餮倒下去的同時,隨著同學之間的細細耳語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傳遍了全校,認識饕餮的人全知道了。

只是謠言總是有點可怕的,沒有經歷什麼疾病的妖怪更是如此,繪聲繪影的大家都認為東方律似乎得了什麼不治之証。

一下子大家在私底下似乎都作了什麼決定。

一早人魚聽著嗶嗶叫的鬧鐘醒了過來,現在是鄰晨五點半一般來說律學長這時間應該在浴室洗澡呢怎沒有聽到聲音?

六呂小心的從上舖爬了下來,昨晚饕餮因為發燒生病了臨時讓學長睡了下舖。人魚探頭看了看饕餮發現饕餮和昨晚起床上廁所時看到的動作幾乎都一樣,連胸口的起伏幾乎都看不到!六呂緊張的抓住東方律的領子猛力搖晃。

「學長!!!」人魚揚起手啪搭啪搭猛力往饕餮臉上猛拍。「學長你還活著吧!」

「!!??」從睡眠中被強制吵醒的東方律,完全不理解臉上灼熱的感覺看著眼前的人魚。雖然說平時一直都很早起,但是畢竟是生病了身體需要休息,饕餮沒辦法像平時一樣五點起床。「小…小六!?」

六呂完全沒注意到饕餮已經醒來,一把用力的捏住了饕餮的鼻子。「律學長!!」

呼吸不過來的饕餮只能無力的掙扎著喊著學弟的名字「六……六呂……?」

「阿,律學長,太好了你醒了。」人魚帶著棒球少年特有的清新爽朗的笑容一邊擦著汗水,像是安心似的對著饕餮說話。

「是,我醒了。」饕餮嚇的滿身冷汗看著眼前的人魚,好像一直以來自己都是五點自然醒的,六呂似乎一直沒有看過自己比他晚起床的樣子。

「我還以為學長會一睡不醒呢。」

你繼續捏下去才會一睡不醒呢。

饕餮並沒有把心中的想法直接說出來「現在幾點了?」饕餮打了一個大噴嚏。

「五點四十了呢……學長要不要先去洗澡?我去叫醒GR。」

「欸……都四十了。」東方律搖著昏沉的腦袋走到衣櫃前拿了拿衣服「那我先去洗澡了。」

「好。」

熱水暖呼呼的,今天跟昨天不一樣,有著暖暖的熱水。

饕餮放鬆的泡在熱水裡面,雙手趴在浴缸的扶手上。惱腦的蒸氣讓東方律有點恍惚,只是瞇一下瞇一下就好了吧。

花灑的水依然的流卸著。




「律學長是不是洗了很久?都沒聲音。」科學怪人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問著人魚。

「不是一直有聽到水聲?」

「可是只有水聲……?」

「……………………………………………」

「……………………………………………」


六呂以及GR同時間跳了起來衝向浴室「「學長!!」」

饕餮完全昏死在浴室之中。

「小六快去把學長弄出來!」
「什麼!?我是人魚碰到水會變回去,GR你去!」
「我會漏電!學長會觸電的!!」

人魚以及科學怪人的爭執依然持續著。


[2]請點開閱讀

更新了才發現[1]根本沒貼XDD





[2]

東方律看著子讞君一臉萎靡的樣子總覺得很抱歉。

「那個……早上謝謝你了?」

早上的時候饕餮昏倒在浴室了,在人魚以及科學怪人無法幫忙的情況之下,雖然嘗試著把同寢室的樹精同學叫起來幫忙。但是畢竟是樹同學,在冬天寒流來襲的情況之下,樹的反應是非常緩慢的,怎麼叫也叫不起來。

幸好隔壁寢室還有兩位棒球隊隊員在將近六點的時候應該是醒著的。

六呂連忙跑到隔壁請學長來幫忙,本來以為狗剩學長應該會先過來把饕餮從浴室裡面抬出來。卻沒想到子讞君聽到之後一馬當先的衝進浴室把東方律給撈了出來。

只是在撈出來之後,子讞才意識到自己全身溼透整個也倒了下來。

「…………」

「你沒事吧。」東方律看著一直沒有回話的子讞君忍不住問了問。

「阿哈哈,我沒事。」

你臉上的表情可不是這麼一回事呢。

「送我到這裡就好了啦……你們晚去晨練不會被隊長罰跑操場麼?」看著身後緊張著自己似乎會會隨時昏倒的三位學弟。明明人都站到烹飪教室門口了後面的傢伙都還不離去。「快點去練習吧。」

「小律不要在昏倒了!」

饕餮微笑著對著離去的學弟揮手著。

進了教室之後,東方律一下子就趴在餐桌上一動也不想動。其實現在還好早好早,今天早上其實沒什麼課。

雖然說平常都是這個時間做些早點來吃,可是從昨天晚上開始就好懶好懶,什麼也不想動。

饕餮摸了摸自己頭上的角,今天依然縮不回去呢,要是被小塞看到又要被他笑。乾脆今天弄隨便一點來吃吧。

東方律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拿起一整條土司隨手塗了一些草莓醬、花生醬、巧克力醬依序的放入了烤箱裡面。

看著烤箱代表時間的指針緩緩的逆轉著,柏舟昨晚千交代萬的叮嚀饕餮要加上外套,雖然說自己不是很想加上外套,不過最後饕餮還是乖乖的穿上了外套。

教室很大很空只有一個人的時候冷冷清清的,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東方律總覺得今天的氣溫更冷了。

突然,砰的一聲教室的門被用力的打開。

衣架鬼兵學弟拿著一大籃的草進了烹飪教室。

「阿乙……?你早上不是都要去晨練?」饕餮疑惑著跟著自己同時參加兩個相同社團的學弟問著。

「小人練習完了。」鬼兵學弟話並沒有多說,迅速的從廚櫃裡面拿出鍋子把籃子裡的雜草丟進去加水煮著,號稱只會作燒烤的學弟居然在煮東西呢!


崗梅根,相思藤,水翁花,布渣葉,救必應,黃牛茶...乙丟進去的雜草,仔細看看似乎都是一些藥草。

「阿乙你在煮什麼……?」看著學弟煮的那麼認真的樣子,饕餮忍不住問了問。看看一旁烤好的土司,雖然自己還是沒什麼胃口但是還是吃一點好了。

「在煮涼茶。」阿乙的眼神很認真的看著鍋子裡頭的茶水。

饕餮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土司也吃了一兩片,剩下的拜託阿乙拿給小塞卡內吃好了,還有點不舒服等等回去宿舍睡覺算了。

東方律恍恍惚惚的看著眼前的土司片想著。

此時一隻手拿著裝有黑茶的杯子出現在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

「阿乙……?」

「東方學長喝下去吧。」

「這什麼?你剛剛煮的涼茶麼?」

「對,涼茶。對清熱解毒很有效。」

東方律半信半疑的拿過杯子看著裡頭的黑色茶水,這畢竟是學弟特地不枝到打哪來弄來的藥草特地煮給自己的。畢竟阿乙也是2000年的妖怪,也許知道有療效的藥草也不一定。

饕餮將杯子放到了唇邊輕輕的喝了一口。

口中強烈的味道讓東方律完全控制不了噗的全吐出來噴在阿乙的臉上。

「好苦!」

「良藥苦口!」

「我不要喝!」

很少見的,東方律任性的把杯子用力的放在桌上拿起剩下的土司一溜煙的跑走了。其實東方律本身的口味很小孩子,太苦太澀的東西其實都不喜歡。尤其像是涼茶這樣特殊口味的東西,饕餮更是接受不能。

「到這裡阿乙應該就找不到了吧。」饕餮用力的呼吸著,每一次呼吸都感覺冷空氣像是刀片一樣切劃著自己的胸口。

感覺好不舒服,快點回去宿舍躺著吧。

饕餮如此的想著

「嗨~阿律!」阿狼在此時突然跳出來從後面抱住了饕餮。

「藿…藿香?」沒有防備的東方律一下子被抓個正著完全沒辦法反抗。
「藿香同學你抓的正好,把學長抓住!」阿乙不知道在何時突然出現在兩人的面前,手上還拿著剛剛的涼茶。

「噢!好!」狼人把饕餮抓的更緊了。

「阿狼你快放開我!」對於東方律來說,那黑水比什麼都要來的可怕。

「學長,請乖乖吃藥。」阿乙說話沒有溫度,但是動作卻也確實的扣住饕餮的下巴,一下子就將所有的藥水灌了進去。

「咕嗚~~~~~~~~!」強烈的味道一下子讓東方律失了魂,強迫饕餮吃不喜歡的東西真是謀殺。

「阿乙阿乙,你給阿律吃了啥?」

「涼茶。」

「噢噢!人類老祖宗的智慧,正氣水也是不錯的呢!」狼人一邊發出閃耀般的光芒一邊從書包之中拿出藿香正氣水。

至於為什麼書包中會有正氣水,藿香到最後也沒有跟阿律說。

狼人一把拉起失魂的饕餮,一下子就把正氣水灌到東方律的嘴裡。

「別這麼做!學長的胃會受不了的!」鬼兵學弟來不及阻止

一下子,東方律突然的用力推開狼人捂著嘴跑到花壇邊。


吐了。

西京 | 10:11:00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