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羔羊 其四 (完結)
神龍官搖晃搖晃了手,手上傳來沉重的冷然感,似乎是雙手都被奪去了自主的權利。







麻辣的刺痛感宛如卑賤的蟻蟲啃螫著全身,但是在長久的時間下來卻也已經麻木了。







在這種情況下,上官闇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彷彿是被抽去般的無法振作,突然間,一陣強烈的刺痛感將萎靡的精神再度被拉了回來,死崩的脆弱意志命令著自己不准發出任何的呻吟,迷濛的望著眼前的敵人,可能是他們所潑的鹽水。







他們在說什麼,自己也聽不太懂,好像是想要自己透露出魔宮中的機密,所以對自己不斷的施以刑處。







鞭刑







禁食







潑鹽水







什麼樣的刑罰都試過了,真不知道為什麼不乾脆殺了自己。







反正又不想說







真是群怪人







「…………」上官闇無言的望著前方,嘴角也被自己咬破了動,苦澀感緩緩的漫開,面對被敵人刑囚的自己也只能裝做自己毫無痛覺。







現在想想,自己會被抓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哪裡不對,明明自己都計劃的很完美,這樣子的下場是自己所要追求的未來嗎?







所謂的未來是什麼,回想從前………







等等,從前是什麼?







在瓦礫廢墟中生存的自己嗎?那個為了生存下去而不擇手段的自己?為了滿足性慾,睡慾,食慾的自己?那個到底是誰?上官闇詢問著自己







是自己嗎?可是為什麼自己感覺好陌生?







自己不是喜歡待在那種需要時時刻刻都要緊繃精神的地方嗎?







待在魔宮的時候不是常常自言自語的告訴自己想回到從前嗎?







上官闇喃喃自語的不斷問著,不知為何,想到著裡開始有些液體浸濕眼球,最後溢滿滴下。







先是一滴滴的,然後傾洩而下……







為什麼?







上官闇自己也無法回答,明明各種求刑自己連坑一聲都沒有,為什麼想到他們會有如此多的感慨與遷係?







待在那邊的時間遠遠不及自己的廢墟的時間,待在那邊一點也不快樂







不過,他想回去







回到魔宮







帝殿下







弒影







還有薩卡洛







想到這裡上官闇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其實也不是說快樂……在那邊自己不是得到了不一樣的感覺。







所以,就算他雙手受制也一定要贏







為了生存下去一定要贏







為了回去一定要贏







要是輸了一切都不用談







我不能死,絕對不能







這是以前的信念







當然一直到現在也不會變







上官闇用力扯下自己受制的雙手,鮮紅的液體在空間中灑出弧線,凝神地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血液不斷溢出……







以前~好像也發生過一樣的事情呢,上官闇笑了笑……







現在他想通了







現在想什麼都沒用







在他還沒有找出為什麼要活著的理由之前







他絕對不要這樣隨隨便便就死了!!!







死的一點存在感都沒有







「嘎阿阿阿~」語言是用來溝通的,不過有時候這種毫無意義的吼叫聲更能令人不寒而慄…….







嘿嘿嘿嘿嘿



















「我反對!!為什麼我們不需要去救神龍官!!」個性較微衝動的薩卡洛一拳打在會議桌上,幸好的是,薩卡洛還有些許的理智,至少從那個會議桌沒有瞬間成灰來看



「為什麼要去救他呢?」哲黎司瞇著眼看著薩卡洛「把他救回來有什麼好處嗎?這種簡單的任務都會被抓。」







「簡單!!他才剛當上神龍官阿!!」薩卡洛說著「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了,這種任務本來就不是屬於神龍官的範圍之內,就算要測驗他也不用這種方法阿!!」







「你也知道這是測驗?」哲黎司冷笑「那就更不應該去救他了,測驗還要人救還是測驗嗎?」







「小黎…他是我們的夥伴阿……」薩卡洛實在是無法了解哲黎斯為什麼那麼討厭上官闇







「難道你就要為了那個小小的神龍官多派無謂兵力去送死嗎?」哲黎斯當然不會傻傻的告訴薩卡洛自己單純只是不想要薩卡洛離開自己。







自從神龍官出現後薩卡洛總是把心思放在那個動物身上。







「既然你不肯派兵!!那我自己去!!」薩卡洛丟下哲黎斯衝出會議室。







「小薩!!!!」哲黎斯也跟在薩卡洛後面衝出去……







他一點都不想要薩卡洛去救上官闇







他討厭他











「呦喔~小薩~」弒影突然跟在薩卡洛身邊跑著







「咦?弒影你怎麼在這邊?」薩卡洛有點會意不過來







「你要去救闇對吧。」弒影對著薩卡洛說著「你要一個人去嗎?」







「你阻止我也是沒用的!」薩卡洛憤怒的對著弒影說著「我要去救他!」







「誰說我是來阻止你來著~」弒影和薩卡洛一跳,越過了圍牆來到了神龍坐騎旁邊「多一個人會比較方便吧~」弒影對著薩卡洛笑著說







「也對」薩卡洛翻身坐上神龍,但是此時哲黎斯也衝出來了







「小薩!!別去~一個人是絕對不可能的」哲黎斯對著薩卡洛吼叫







「你也知道一個人是不行的,所以我就更應該去幫小闇了。」薩卡洛伴隨著神龍的叫聲起飛了







「放心,我們會回來的」弒影對著哲黎斯笑了笑「跟著闇一起」







「為什麼!!只不過是神龍官而已,再找就有了,何必要那麼的執著呢?」哲黎斯生氣的說著







「不為什麼…因為…我們是朋友!」薩卡洛和弒影的聲音消失在空氣中



















「哈哈哈~」上官闇喘息著,現在身上除了自己的血汙,更多的是別人所留下來的。







不過上官闇覺得自己好累,都快要睡著了,為什麼敵人可以一波接著一波不斷的攻過來,自己真的能夠回去嗎?







又開始出現懷疑自己的疑問







但是,上官闇立刻甩掉這個想法。







如果,連自己都去懷疑的話,絕對什麼事情都辦不好的







所以,磨尖自己的指甲,磨利自己的牙齒,揮灑自己的魔力吧







瞬間,靠近上官闇的所有物體就像是被分解一般融化在空氣之中,不過魔力總是會有用完的時候,很快的魔力用完的上官闇也開始體力透支了,平時就不太訓練的上官闇,當然在這種時候也不太可能突然爆發出異常的力量







靠在牆邊上官闇努力的想著快樂的事情,這樣才不會使自己倒了下去







「我…好像聽到幻聽了……真是糟糕…」上官闇暗笑著因為他好像聽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不過在這種地方是不可能有人叫他的名字的







「小闇!!」







不對,確實有人在叫他。







上官闇又開始振作起來,試著將自己的魔力物質化再度殺出重圍







一定要贏







不能死







就算是一個人…







「小闇我們來救你了」薩卡洛拿著他的衝鋒槍批哩趴啦的衝到上官闇身邊







「薩…薩卡洛,為什麼?」上官闇一下子無法了裝況顯的有點呆呆楞楞的







「先別多話,我們先殺出去在說吧……」出現的是弒影







「弒影?」上官闇一下子被他們背起來準備殺出重圍







「我們要一起回去~」薩卡洛一邊笑著對上官闇說一邊拿著衝鋒槍殺出血路準備衝出去







「可是,你們怎麼會來….」你們不是只當我是一個麻煩的動物而已







後面那句上官闇一點也不敢說出來







「你是笨蛋嗎?」聽到此話的弒影和薩卡洛立刻回頭異口同聲的說著







「我….」







「還我什麼我…….」薩卡洛二人組又同時敲了敲上官闇的頭「這當然是因為……我們是朋友阿~朋友還需要說那麼多嗎?」







「朋友…」聽到此話後,上官闇覺得不知道哪裡變的好像不一樣了……







「走吧~殺出條血路吧」伴隨著宛如音符般的衝鋒槍聲







「衝吧~大家都要回去」一旁閃耀紅色光芒的刀劍痕跡







「沒錯~我們一定要贏」慘叫聲如變奏曲般的環繞身旁







此時,天空突然暗的下來







「怎麼回事…」打的正爽的上官闇看著天空







他看到多到足以覆蓋所有藍空的神龍,神龍們各各昂頭叫囂的







「我們來救你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神龍們都騷動不安,我就把他們放出來了」薩卡洛笑笑的說著







「呵呵…」上官闇勾起笑容「這樣就好辦多了,讓我們給他們一點教訓吧~」神龍官上官闇舉起手指揮著神龍







「好好的記住我們的名字吧,愚知的廢物」上官闇看著前面的死的死掛的掛還有一些死不乾淨的東西說著







「惡魔將軍,薩卡洛」







「神龍官,上官闇」







「墮天官,弒影」







「在此參上!!!」







回應他們的是敵人堡壘毀壞的爆炸聲,熊熊的烈火吞噬了所有東西







「回家吧」薩卡洛為首著說著







「嗯……」上官闇點了點頭…….大家都累了







三人各騎著一之神龍回到魔宮







上官闇想著方才的事情,到底是哪裡不一樣了呢?







朋友?







那真是一個有趣的名詞阿……以前從來沒有過







剛剛自己不是快被打敗了為什麼自己還有力量反擊呢







因為他們來了的關係嗎?















我們







大家







從一開始的單數,到之後的複數







是這樣的差別嗎?







還沒想清楚的上官闇突然被自己的神龍摔下來







「喂,你是怎麼回事」上官闇抱怨著,卻發現在魔宮大門前大家都站在那裡







帝殿下,醫療官夜夢,書記官冥斐斯,還有弒影和薩卡洛







上官闇呆楞地看著神龍們飛進大門內卻把自己丟在這裡







「小闇~」薩卡洛似乎是被大家應擠的被推了出來







「呃………什麼?」







「因為我想阿…你這次離開了那麼久,家中總要有人等著你吧」薩卡洛說的好像有點彆扭似的







「所以,歡迎回家~」用燦爛的笑容迎接







上官闇張大了眼睛看了看所有人所伸出的手,終於綻放了他來到魔宮後的第一個真心的微笑







「嗯~我回來了」上官闇從地上爬起







走吧,回家了



























?羊望著天上圓圓的月亮,他感覺好孤寂,彷彿是世界只有他一人一般







突然間,小羊的背突然有人拍了一下







小羊嚇了一跳,因為那一拍差一點將他心中的淚水拍出







?羊回過頭去,看到的是小狼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你不是不理我了嗎?」?羊揮開小狼想要關心的雙手







「可是我不放你一個人待在著裡」小狼似乎很理所當然的說著「媽媽說過,不管是誰都會有想要獨處的時候,但是越是在這種時候就更應該要去陪他」







「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我旁邊繼續轉來轉去,看起來很討厭你知不知道阿」?羊有點抓狂了







「可是你看起來好像很孤單的樣子,你需要人的陪伴不是嗎」小狼說著







「你………」?羊無法繼續反駁下去,因為他內心的事情被說中了







「所以我會……」小狼還沒說完,卻開始有石子開始飛了過來







其他的小羊又出現了







他們依然丟著石子







小顆小顆







大顆大顆







到之後已經無法說是石子了,那是宛如拳頭般的大石子阿







所以,反擊才是唯一的活路







?羊才不管小狼的那套息事寧人的做法







以他現在的狀況只能反擊反擊在反擊







但是小狼又衝出去幫他擋石子了







小?羊無言的看著小狼的奇怪舉動,他真的不懂







為什麼小狼要做到這種程度呢?







不行,他一定要幫小狼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小羊揮著鞭子反擊著,但是很快的也掛了彩







「不要打了,我們走吧」於是,小狼拖著小羊逃跑了







到了安全的地方後小?羊憤恨的甩開了小狼的手「為什麼,要逃走,我明明可以贏的,你受傷了不是嗎?」







小狼對著?羊笑了笑「沒關係,我很壯,不怕受傷的……」







「可是……」小羊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突然撫上臉頰的手令他嚇了一跳







「會痛吧,不要逞強嘛」小狼依然關心的說著







小?羊感覺到自己的心玄好像被什麼撥動了,他命令自己不可以讓眼淚掉下







「沒關係的,哭吧……該哭的時候就應該要哭,表現自己的軟弱沒什麼不好」小狼溫柔的說著







「我會永遠當你的朋友的」















我們







永遠都是朋友











End


魔宮系列 | 20:54:21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