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羔羊 其二
有一天

小羊??沒事幹

在森林之間到處?晃



他看到



在附近的狼家族

狼媽媽,以及狼爸爸正在教孩子們的求生技巧

小狼們都覺得不太重要,並不是件大事



但是

小?羊卻努力用心的聽著

他為了保護自己

想要在變得更強



他覺得

自己的個性就像自己的羊角一樣



扭曲了





「你在做什麼阿」



他突然感覺到有人正在他的背後跟他說著話



回頭一看

原來是一隻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狼



「我在這裡想要怎樣才能讓我變得更強」



當然

小羊並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



小羊看著小狼

心理這麼想著



果然是在父母庇護下的人阿

一點都不知道人間疾苦

還裝的一副很天真的樣子





「我來保護你吧」

小狼說的很燦爛



小羊聽了差點笑出來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





此時



在他們倆的背後飛來無數的石頭



原來是其他的小羊丟過來的



他們不但丟著石頭

還辱罵著小?羊

嘲笑著小?羊





於是



內心積了過多壓力的小?羊

心中的神經終於斷裂了

他生氣的揮起手中的鞭子

決定要向他們報復





正當他要動手的時候

一個身影衝了過來阻止他



那個身影



是小狼



小狼用著極認真的表情說著話



「不可以打架」



小狼往石頭飛落的地方跑去

想要阻止他們繼續丟石頭



可是他卻無法阻止



反倒是剛好衝了出去幫小?羊擋掉了所有的石頭





小?羊看到說不出話來了





最後



身上被石頭打的傷痕累累的小狼走回來了



小羊看著小狼



一邊嘆氣一邊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這時小狼對著小?羊說



「看吧,我很勇敢」



小?羊目瞪口呆的看著小狼







「……………………你是…笨蛋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為什麼會找這種人來當我們的神龍官」



一群群心浮氣燥的惡魔討論著新上任的神龍官



「像這種人真的能為我們偉大的撒旦大人效命嗎」

「是阿是阿,聽說他還曾經傷害過帝殿下」

「沒有任何的預兆,突然就空降成為神龍官」



惡魔吱吱渣渣的討論著也沒有看到上官闇拿著報告正慢慢地走過來



「還有阿,那個神龍官…」

「喂喂…別說了…神龍官過來了」

「有什麼關係,反正他聽不懂不是嗎,到現在也沒有聽過他過任何一句話,而且還聽說他是從下層來的……」

「喂喂喂」

「說不定他是個啞巴!」



上官闇毫無反應的從惡魔中間走過

沒有任何遲疑或是躊躇



「看吧!他根本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

「是這樣嗎」

「沒錯,如果裝作聽不懂,這是在裝什麼清高嗎?沒有力量的人是不會有人信服他的」





上官闇走遠了



當他轉過一個迴廊後上官闇的腳步再也無法維持穩定的速度



終於他停了下來



拿著從冥斐斯那裡借來的書蹲在轉角的角落



想著方才自己手下所說的話





他並不是不會說話

只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插不上任何話

進到魔宮到現在也沒說過半個字

或許自己打從心理不想說



不說話就代表冷漠嗎





聽到他們說的話

也不是聽不懂



只是學會不去理會





思考著為什麼還待在這裡



不了解……



好麻煩



神龍們還比較容易理解







「你蹲在這裡幹嘛阿,笨蛋闇」



聽到討厭的稱呼

反射性的抬起頭來

用眼光憤怒的看著弒影



「你這樣看起來很像沒人要的小動物阿」

弒影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一邊抽著煙一邊說著



上官闇難解的看著弒影

他不喜歡煙,弒影就常常在他身邊抽

對了…還有那個薩卡洛也是一樣

就算自己待在禁煙區也老是聞到兩個老煙槍身上的煙味還有酒味



不過說真的



在這裡禁煙區好像視同虛設





上官闇緩緩的起身

眉頭上打了一個大大的死結

慢慢地從弒影旁邊走開

不發一語的……



「幹嘛不說話,闇」

彷彿是故意的

弒影的手大力的抓著上官闇的手



上官闇用力的甩著手



可是



好像甩不掉



上官闇眉頭上的死結更大了



「說話阿你!」

弒影大聲的吼著



喔〜煩死了,沒事打什麼賭

幹麻一定要教這隻野生動物

雖然明明知道他都了解自己在說什麼



可是



卻一點也不肯開口





「嘎…」

上官闇很努力的想要扳開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

可是沒有辦法



好痛……



「嘎什麼!我知道你都聽的懂我們在說什麼」

弒影大叫著

「只要你說放手我馬上就放」



「嗚……ㄈ……」

上官闇掙扎著



「對,說出來我就放手…」



「唔…嗚…嗚嘎!」

為什麼一定要說話

說話反而容易讓人知道自己心理在想什麼

什麼東西都有辦法從語氣裡看出來阿

上官闇在心理想著

眼色一沉,另一隻手在弒影的手上又劃下一口子的傷痕



突然感覺到痛覺的弒影不禁的放開了手



「唔……」

上官闇看著弒影的傷口又抬起頭看了看弒影然後眼神又轉向別方



「哼哼,覺得對不起嗎,那就說話給我看吧!」

弒影憤怒的說著



這傢伙就不能理解大家為什麼要努力要他說話嗎

把這裡當作是家不可以嗎



「弒影?你在幹嘛阿」



一個聲音由兩個人的背後傳來



上官闇轉頭



是薩卡洛?



幾乎是立刻的,當上官闇的腦袋接收到這個認知的時候



突然將弒影給用力的推開,往走廊的盡頭跑開



「喂,小闇,這麼討厭看到我阿」



上官闇點了點頭



上官闇不喜歡跟薩卡洛在一起



因為

就算自己不說話薩卡洛似乎都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這樣子,很麻煩,好像弱點隨時在別人的面前似的



「哦,是小薩你阿…這傢伙還是不說話…好麻煩」



麻煩也不甘你的事,我只是不喜歡說,也不太會說罷了,我聽的懂你們在說什麼

弒影好像老頭子,一直碎碎念



「喔,是這樣嗎,怎麼要給錢嗎,不然把你那珍藏多年的酒送我吧」

薩卡洛笑的很得意,順便敲點竹槓



「去你的,我才沒有放棄」

雖然快了,弒影心中嘆著氣



嗚…我的酒阿~~~



「嗯…這樣阿」薩卡洛盯著上官闇看令上官闇有種好像被透視的錯覺

「我想應該是他自己不想說話吧,跟你沒什麼關係,都聽的懂不是嗎」



薩卡洛的最後一句話是說給上官闇聽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碰恫



強大的撞擊聲



上官闇撞到人了,手上所抱的一大疊資料跟著向天女散花般的像兩旁飛去



看著今天早上才感出來的報告上官闇也不管自己到底是撞到誰,趕快急急忙忙的蹲下去把報告檢回手上



「神龍官?」



聽到聲音連忙抬起頭來看看是誰



「阿阿…ㄉ…ㄉ…唔…」



「還是無法說出話嗎」帝看著慌亂的上官闇



「嗯……」上官闇看著帝也不知道要如何應對



夜夢也說自己不是啞巴

因為自己還是多多少少可以發出許多聲音

但是是自己的心理出現問題

不想說話罷了



「不想說話就不用說了,你依然是魔宮的一份子」帝說著



「………………」









開會









好吵雜



說著言不及義的東西做什麼

這種會議我為什麼要來開



「………………」



上官闇不發一語的離席了



「哦~~我們上官闇大人要走啦,不想聽聽我們屬下的報告是嗎」

一個不怕死的小惡魔如此說著



上官闇的腳步停下來了



「反正上官闇大人聽不懂我們說的話嘛」



薩卡洛看著上官闇抖動的雙肩總覺得好像有什麼緊繃的玄就要斷裂的感覺,上官闇的壓力太大了,沒是把自己逼的那麼緊幹嘛



「喂…你…我說小…」

薩卡洛話還沒有說完,變聽到宛如炸裂般的巨響,上官闇身後展開了羽翼



「咯咯咯…嘎…..」上官闇喘息著



「就說你壓力太大了嘛」薩卡洛搖頭嘆息



「錢,錢,…會議室又毀一間了,以後真的不會有破產的時候嗎,打仗可是要花錢的耶,怎麼可以隨隨便便浪費錢」宰相法爾心裡躺著血看著魔宮收支簿



在上官闇的暴走之下,一些魔力較弱的惡魔就像蒸發般的消失了,中等魔力的也倒的倒死的死掛在一旁

沒有事的也只有那些高級官員們







「吵死了,你們這些愚蠢的廢物……」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扣扣

暴走之後,上官闇氣呼呼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但是氣都還沒消就聽到急促的敲沒聲

雖然很想裝作沒聽見,但是那聲音卻越來越大聲



「你他媽的,沒回應不會當裡面沒人阿」上官闇用力的踹開門



「肯說話了?」薩卡洛看著上官闇



「是阿,又如何?不關你的事吧」上官闇走道窗戶旁看著外面正在和葵殿下一起玩的帝



「看著我!小闇」薩卡洛一把將上官闇瘦弱的肩膀抓住「你是怎麼回事,當初是你自己答應成為神龍官的,我跟你談了那麼久你還不懂嗎」



「喔喔,是喔,又怎樣,你們不是只是把我當作動物一般而已嗎?我只是學會默不坑聲而已…當初的那些事你根本不是認真的吧,不要以為我真的是啞巴什麼都聽不懂!!!」灰色,銀色,金色,在上官闇的眼眸中不斷的轉換散發著





「小闇!我所說的都是真的,我很認真的當你是朋友」

「別騙人了」

「…………」

「…………」



「好吧」在靜默之後,薩卡洛先出了聲

「對你而言…說出想說的話有那麼困難嗎」薩卡洛放開了上官闇



「……………」上官闇的眉頭又開始打死結了



「算了…我懶的理你了」

答答答

薩卡洛離開了





「……………」

「什麼嘛……不愧是大少爺阿,這麼快就放棄了」上官闇自嘲的笑著



「哼哼,止不過是一點點小事不是嗎……..」

「動那麼大的肝火做什麼,還把我的門弄壞了,乾脆我在去向法爾申請一個好一點的門好了,鎖還要?害一點的」上官闇不斷的自言自語



「……………………嘻嘻嘻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一開始的竊笑到之後的狂笑令附近經過的惡魔覺得神龍官似乎已經瘋了,不,應該說,神龍官上官闇本來就是一個瘋子



「你以為我真的是自願當上神龍官的嗎,這又不是我所能決定的,既然選上就不能在抱怨了阿」



「你在那邊自以為什麼!!!!」


魔宮系列 | 18:23:48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