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羔羊 其一
與RO裡面的上官闇無關




從前

在一個渺小的星球上

住著一群羊

它們守著紀律

絕不會有任何的動亂

一定保持著群體的行動



因為

害怕自己被狼群所吃掉

這是最基本的食物練

弱肉強食



可是

之中有一隻羊

大夥兒都不知道他是從何出現的

於是開始說起了他的?話



「他是誰的小孩阿」

「真是想見見他的父母」

「怎麼會有這麼骯髒污穢的小羊」





鄙視





因為他是羊群之中唯一的?羊

小?羊很孤獨



「你這個小雜種……」

拳打腳踢

「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打從心底的輕視





大家都不想和這隻小羊當朋友





因為



他和大家不一樣





「放心吧,我來當你的朋友」





只有



一隻小黃狗肯伸出援手

小黃狗細心的呵護著小?羊

小?羊覺得

也許世界並不這麼遭





但是

好景不常





一次的狼群來襲

小黃狗為了保護小羊的性命受了重傷



「你要死了嗎?」

「嗯,是阿,我受了重傷」

「你要丟下我了?」

「我無法再繼續保護你」

「……….」

「以後你會認識很多人的」

「請不要丟下我」

「你要堅強……好好的活下去…」



小黃狗死了



「我會幫你建造一個漂亮的墳墓的」



小?羊如此承諾著



?羊拉著小黃狗的手

但是卻拉不起來

小孩子連想將自己親愛的人埋葬的能力都沒有



小?羊不斷的跑



在?夜中

不斷的哭泣著



哭著哭著

一邊哭泣一邊摘著花朵

摘著滿滿的美麗花朵



放在小黃狗的身邊



「我……會幫你建造漂亮的墳墓」



小?羊對自己說



「我不會再哭了,今天以後…我不能再哭…」



像是再對自己催眠一般



「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我答應他了……」





………………………..





失去保護者的小羊

不再有所謂的棲身之所

他不顧一切的逃離他的羊群



然而



在這之後

更嚴酷的事情考驗著小羊

因為其他的地方有惡狼出沒



小?羊記得小狗曾經這麼跟他說



「我跟你說,外面的世界很危險不要到處亂跑」



可是羊群已經容不下小?羊了





小羊為了保命四處的奔跑



被惡犬所攻擊

被狼群所襲擊



柔弱的小羊巴不得自己有堅硬的爪子

這樣就可以攻擊了



在荒野中

小羊學到了教訓

他不斷的告訴自己



「除了自己,絕不可以相信別人,所有都要靠自己」



就算野狼可怕也沒關係

就算惡犬再兇也無所謂



只要活下來!



我一定要活下來!



小羊非常的努力鍛鍊自己



要變強



才能保護自己



「攻擊就是最大的防禦」



小羊一直相信著這點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再不趕快找一個神龍官就麻煩了」資料官蒂達如此說著「神龍們因為沒有可以管理他們的人不斷的暴動不安,也漸漸的取回了野性,最近出現了許多脫離魔宮的神龍,使的我們戰力不斷的下降」



「在這樣下去的話會造成我在戰略上的不方便」難得正經的戰略部隊長Shinya一手拿著資料說著「雖然在帝殿下的幫助之下,有些神龍還聽話的留下來,但是這只是一時的,長久下來並非是件好事」



「我們的神龍官一職空缺太久了,必須盡快的尋找適當人選」惡魔將軍薩卡洛兩腳放在桌上看起來不太專心的樣子。



在一旁的高等法書使哲黎斯用力的瞪了薩卡洛一眼,一隻腳飛快的拐向那只有用兩跟椅腳支撐薩卡洛身體的椅子。



碰恫,一聲巨響,薩卡洛整個人跌在地上



「哇勒,好痛,誰呀!!好樣的竟敢陷害我!!!!」



一旁的哲黎斯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表情,好像什麼都不是他做的,不想理會在一旁像猴子暴動的傢伙開始報告起來



「最近一些偵查使在低等區發現有龐大的神龍聚集,並且在那之中有一個人」哲黎斯將資料翻到下頁繼續報告「目前並不清楚那是誰,也無法得知他的名字,在溝通上似乎有著問題,不過他會說著神龍的語言,神龍們對他唯命是從」



會議上一片沉靜,只有薩卡洛還在找到底是誰害他跌倒的



「要吸收他成為神龍官嗎」墮天官弒影問著



「是的,在一切資料看來他的確是一個最佳人選」哲黎斯一直忍受著一旁的薩卡洛的吵鬧報告著「把他吸收近來後要稍微把他教育一下,我們需要他的特殊才能……小薩!!你吵不吵阿!!好好開會不行嗎」哲黎斯終於神經斷裂的一把把眼前厚厚一大本的當資料的古書往薩卡洛身上砸



「喔喔那是很貴重的古書阿…」書記官冥斐斯撫摸著額頭說著



「哼」不理會K.O.在一旁的薩卡洛,哲黎斯繼續作他的報告「我想…就請帝殿下和暗殺使一起去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淫亂,自大,搶奪,自私,偷竊



不管是什麼樣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在這裡

上官闇不太了解他們在說什麼

什麼時候自己在這裡,自己也記不太清楚了

最早的記憶也只是一個人蹲在無人的街巷中



所有的事情都是靠本能所執行



不管在任何的時間都要保持著警戒

重要的是,自己必須要活下去

只要能活下去,不管如何都可以

要不擇手段的活下去



上官闇不太清楚為什麼語言不太通,反正自己也不需要溝通



這種地方不需要溝通這種東西



睡慾,食慾,淫慾



最基本的三大慾望在這種地方更是處處可見



睡慾



在這種地方似乎無法執行太過徹底,一但睡著了就會喪失了自衛的能力,尤其像自己這種白嫩的少年更是所有人所覬覦的對象



想要就上,管你是誰,結婚了沒,是否是敵人,是男是女



這就是惡魔



淫慾膨大的結果



剛開始自己還沒有什麼力量時,用身體去換取一些必要的東西也是沒關係







食慾



剩下的唯一慾望,也必須滿足他,至少必須做到無法餓死的地步



不過在這種地方



這種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烏龜不上岸的地方怎麼會有食物



每一個人都在覬覦著對方死亡,甚至懶得等,互相鬥毆起來

只要贏了就有食物了



用鮮血止渴,用生肉止飢





「死吧死吧死吧」



慘叫聲不絕於耳



殺死對方又有什麼不對



在生存的遊戲之中



戰敗就是死亡



只有勝利者才有資格活下去



「這就是我…我就是上官闇!」



嘶吼著,咆嘯著



自己的指甲以供自己的攻擊,儲蓄的魔力已供給自己的強大的氣勢



撕裂對手的屍體



眼球和腦漿是美食



心臟是?強魔力的祭品



將骨磨成刃磨成刀,將是勝利的下一步驟



一天,

上官闇發現他可以和神龍們溝通

並不是所謂語言上的溝通,而是心靈上的交流

神龍們不斷的聚集在上官闇的身邊

好像要保護著他一樣



不過也是有不自量力的傢伙想要攻擊上官闇,然而全被神龍們所幹掉

之後,上官闇就和神龍們一起肯食著那些傢伙的屍體



逐漸地大家都了解上官闇並不是好惹的,遠離才是真正的保身之策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當弒影和帝到達下區時看到的就是這種情況



在一個宛如廢墟的地方,四處都是斷岩殘壁



龐大的神龍群簡直可以用數以千計來形容,而在那最中央有一個少年



他的身上只有披著一塊破布和一條短褲而已。

臉上,嘴唇上,手上,甚至是布上,都沾滿了?色的血汙



一旁也散亂了不少不知名的骨頭,也有像是眼球的東西滾在一旁,被撕裂的腸子飛散個處,還有一個像是蓄水池的地方飄動著粉紅色的液體,



那雙手抱膝的少年慢慢的抬起頭,開始咯咯咯的笑了起來,長髮蓋住的瞳眸散發出不知是銀色還是金色的光芒



「gggaaassnnnsaaa」少年的嘴裡不是知道在呢喃的著什麼



神龍們也開始應和少年狂叫起來並且開始攻擊帝和弒影

「喔喔,這麼快就要打起來啦」弒影抽出他的寶貝武士刀開始準備幹架



「等等…我來試試看讓神龍們安靜下來」帝舉起了手,神龍們便安靜了下來



「嗯…果然哲黎斯派殿下來是為了搞定神龍」



少年睜大著眼睛看著神龍無法相信神龍居然不再幫他



「嘎阿阿阿嘎~~~」上官闇身上開始散發強大的魔力並且魔力開始物質化在身後形成一個?色的翅膀



「他的魔力好像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弒影說著

「吸收進來應該會?強許多的戰力吧」帝也準備開始打鬥了

「看起來像隻不太好訓服的野生動物阿」



上官闇快速的衝了過來,手上銳利的指甲就往弒影眼睛劃下去

「嗚喔,好快,真不愧是野生的動物」弒影一邊向後躲避上官闇的攻擊一邊拿起自己的武士刀攻擊著



「咕嘎嘎~~」上官闇不斷的叫囂著



「他動作很快,看起來很麻煩呢」弒影說著

「那叫神龍們幫忙吧」帝說



在瞬間上官闇就被神龍們所包圍,雙手雙腳被神龍們所銜制住



「看,這樣就簡單多了」帝擺了擺手說



「嘎阿阿嗚嘎阿….」上官闇不斷扭動著雙手雖然不會痛,卻無法動彈



他覺得自己被背叛了



不過,就算這樣也要贏

為了生存下去一定要贏



要是輸了一切都不用談



我不能死,絕對不能



這個聲音回蕩在腦中



「要怎麼帶回去,總不能就這樣叫神龍這樣把他弄回去吧」帝說

「把他捆一捆回去吧」

「他將來可是你的工作同事,不怕被怨恨嗎」

「有什麼關係」弒影一手放在上官闇的頭上



上官闇用力的把放在自己頭上的手甩下想用牙齒用力的咬下,不過弒影眼明手快的收回了手,牙齒咬空的聲音清晰的回蕩在空氣中



「嗚喔,還有殺傷力呢,把他弄暈在扛回去好了,這樣比較簡單」弒影還故意的將手放在上官闇的面前



「喝阿阿阿」上官闇更是掙扎著



接著上官闇聞到了一股香甜的味道然後意識就開始漸漸地遠去



「等下就讓神龍把他背回去」帝說





不行

不可以睡著

不然會死在他們手上



上官闇用力一扯



雙手鮮血如注般的噴了出來染濕了他覆蓋在身上那塊布



「嘎嘎嘎阿阿阿~~」上官闇用盡剩下的力氣往帝的身上撲去



事情來的太快弒影和帝都沒有注意到



上官闇用力的壓住帝的雙肩並且用力的咬了下去

頓時帝的肩膀也湧出鮮血



接著舉起手往帝的咽喉畫去



「殿下…」弒影抬起腳往上官闇的肚子踢下去



上官闇被踢到一旁,肚子受到強烈的衝擊



噁心感在腹中翻繳著,使的自己一直乾咳著



「咳…嘎哈…嘎哈….」上官闇喘息著,終於受不了的倒在血泊之中



「真是麻煩的東西,帝殿下你沒事吧」



「嗯……」帝用手捂住傷口「我們回去吧。」

 


魔宮系列 | 20:53:18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