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其四(H)
知名不具 其四(H)

「所以你就住在神官那裡啦……小貓?」一個正在隨意綁著自己藍色半長髮的十字軍對著眼前的刺客說著

「阿…嗯…是阿…兩個老師也過的好嗎?很久沒來看你們了。」刺客趴在十字軍的身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嘛〜還算可以吧…根平常沒什麼兩樣。」

此時,門外的長廊傳來快速的踱步聲,而且還逐漸的接近著

碰!

「狗狗〜ˇ你來了怎麼沒有跟我講!」一個胸部宏偉的女巫一把把正趴著的刺客抱進懷裡,就算胸部整個貼在刺客臉上也無所謂似的

「老…老師……我快喘不過氣了……」刺客一面掙扎一面臉紅的說著

眼前的女巫和十字軍是一對非常要好的情侶,也是教導刺客長大的最親的導師,雖然眼前的兩個人總是非常奇怪的一個叫著刺客貓貓一個叫著刺客狗狗,但是刺客還是非常喜歡他們,刺客一直覺的……世界上如果真的有所謂互相守護對方的情侶,大概就是眼前的兩位老師了吧

只是,雖然刺客跟著女巫和十字軍在互動著,但是他卻發現,眼前的兩位老師從頭到尾都沒有正眼看過對方一次。

怎麼了?

趁著女巫出門,刺客拉著十字軍開始問了起來

「你根老師真的沒事?」刺客擔心的看著,雖然自己已經碰到那種事情,但是........該怎麼說刺客自己也不知道

「這個你不要管........」

「最近聽到的傳聞是真的嗎...老師到處跟別人作....」刺客看著眼前的十字軍問著

「是又怎樣?」十字軍沉下?眸輕嗤笑著

「呃......?」刺客發楞的看著有點陌生的十字軍,眼前那個真的是那個看起來沉穩的十字軍老師嗎?是假的吧=口=!!!!

「"呃"是怎樣?」十字軍伸出手輕輕的捧住了刺客的臉頰將自己的臉靠近

「!!!!老師別開玩笑了啦....」刺客慌慌張張的把十字軍的手給拉開

「你都不懂得體諒你老師的寂寞難耐....」十字軍把眉毛挑了起來,趁著刺客動作不夠平衡的時候抓住了刺客的手腕向後反制,並且粗魯的壓上牆邊

「我知道老師很性飢渴,但是不要這樣行不行......」刺客拼命的扭動雙手想要逃開,這樣子真的很怪耶....跟照顧自己長大的老師作這種事情,雖然不否認自己頗愛作的....不過......「你這樣是對學生性騷擾阿!!!!!!」刺客用非常認真的口氣說著

「噢,是嗎?」十字軍的口氣聽起來一點也不在乎,一手扯住刺客背後的衣物把刺客拉到自己的懷中,雙手從腰際旁邊穿了過去,十指緊緊的交扣在刺客的腹部「這犯下的罪行聽起來很不錯....」

「什麼不錯阿=A=」刺客內心充滿了OTZ

聽到刺客這麼說,十字軍笑的雙眼都瞇成了一條細線,並且貼近刺客白嫩的耳朶旁邊吐炙熱氣息「這樣不是很符合我的作風?」舌尖曖昧的順著耳廓型挑弄著,溼熱來回游移,接著緩緩納入口中輕咬

「不要....」刺客整個耳跟都紅透了,手用力的想推開老師

「呵呵哼...都已經很無力了...不是嗎......」挑揚起雙眉的十字軍,略啞的聲音充斥磁性輕笑,胸膛貼緊背部摩蹭,手掌隔著衣物輕撩下腹,接著笑著將整個人壓下,將整個重量壓在刺客身上限制著他的掙扎「嗯?給我吃一下又不會怎樣?」


「女巫老師她...........」

沒等刺客說完,十字軍便自逕的拉起刺客的衣物,脣齒從後面蓋上了刺客白皙的後被慢慢的舔咬著,不時的吮吻著留下一片片櫻紅色鮮豔的花瓣「沒問題的......你也想要吧......」

「阿......」因為十字軍的動作刺客仰起了頭輕輕的發出了聲音

「乖孩子......」十字軍在刺客耳邊低喃並且熟練的把裝束迅速的褪去,用吻來細心的吻著赤裸的刺客,手掌由後面向前箝制住脆弱,溫柔的摩娑著

「唔嗯......」他現在是在跟老是作嗎?刺客的頭腦混亂又搞不清楚,只是隨著老師的動作,又酸又熱的感覺由下面往上竄升著

十字軍看到刺客恍惚的動作,高超地來回套弄著刺客的分身,時而惡質不以地用指尖勾劃頂端脆弱,也因為這樣刺客不?的扭過頭來看著十字軍。

十字軍順勢用火熱的唇吻伺候上,舌頭馬上竄入溼熱的口中纏鬥,而刺客也不服輸的用手扣住老師的頭嘴裡捲弄著老師的舌頭,一邊翻攪著一邊順著老師牙齒刷動著。

十字軍捧住刺客的側頰,讓兩人之間的纏吻更加深入,不甘示弱的靈敏滑入舌根底下輕蹭,貪婪地吮吸甘液,而刺客則是半瞇著眼感受老師的動作,隨著十字軍的舌頭深入,作對似的用著舌頭推開著

感受到刺客有心作對的十字軍,退回自己的舌頭用齒貝囓咬刺客的下唇,包握在刺客分身上的手也略為使力「呵呵哼...咱家的寶貝學生每天都看來很用功的在上進啊.....」低沉下?色瞳眸,閃爍異樣的光彩,溫熱的手掌滑向了後方雪丘

「唔......」刺客因為吃痛而微微皺了眉頭,舌頭慢慢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我還會別的說......」

「唷...我倒是相當期待.....,有沒有興趣讓你的老師驗收看看成果....?」力道適中的搓揉雪臀,不時曖昧的在花穴外撩撥著,而握住花莖的手則是迅速的上下套弄

「可以阿......」刺客轉過身子在老師面前跪下,用嘴緩慢的拉開褲頭的拉鍊,拿出老師的分身開始舔了起來,先是延著老師的形狀慢慢挑逗似的吻著

十字軍露出富有興味的笑容,任由其動作,手指蜷曲住刺客軟髮,戲弄似的把玩著

「嗯....」張開嘴又含住老師的分身,溼熱的嘴巴包復著老師,頭一邊上下的動著讓老師得到更多的快感


「吶......你覺得你能愛你的戀人多久.........」一邊撩撥著刺客的柔髮,十字軍露出苦笑

聽到十字軍這麼一說,刺客整個身體因此而大幅度的震動了一下慢慢的停下了動作

「一輩子嗎...能嗎....做得到嗎......」十字軍似乎很痛苦的低喃著

「我不知道..」嘴唇離開老師的分身回答著

「不會對於所有感覺到厭煩嗎.....人總是容易膩的.....無法在同一個環境忍受太久.....新鮮跟刺激,往往是會出軌的需求.....」蹲下的十字軍,把刺客揉入環中抱緊著

「.....................」

「承諾...最後終會化成灰燼....」

「...............................................繼續好嗎...」

「算了.....至少繼續走著吧,船到橋頭自然直,不論遇到什麼事情....」十字軍又繼續開始動作了,手滑到刺客的後方,點觸著小穴,接著出奇不意的搔刮入內部

「阿....」刺客手抓著老師的肩膀,在驚嚇之下指甲就這樣插入老師的肩膀。

十字軍看到刺客的動作笑了笑,江手指從股間退出,稱開纖瘦雙腿切入其中,俯身親吻著私密

「別這樣......」刺客因此緊張的扭動起來

十字軍舌尖溫柔的愛撫過每道瓣痕,才又緩慢擴撐開入口,倚藉溼熱滑入內部,看著刺客呻吟聲不斷的從喉嚨溢出,笑著繼續用舌頭靈巧的蠕動在甬道裡,惹人似的用舌摩蹭每一處柔軟,不停的退出又探入

「老師>"
「呵呵〜濕了呢......」十字軍舌瓣眷戀的退離,改用兩指狠狠戳刺進入裡面,修長的手指放肆的在內部尋找核心

「阿阿!!...」下面的小嘴渴望的用力吸著老師的手指,透明的液體漸漸沿著大腿流了下來滴在地板上

「嗯......該說我的寶貝學生是誘人...還是淫蕩呢......」嗤笑,手指伸出,捧扶起腿部,像是品嘗美食般的吻咬著白皙的柔軟,順勢舔去香甜的蜜液

聽到淫蕩二字,刺客的心像是被刺傷一般

「我才不淫蕩..........」

「哦?那是我的錯嗎?那麼就當作是誘人吧......」十字軍邪佞的泛深笑,讓刺客敞開雙腿在自己兩側,以坐姿伏在自己身上,牽制住纖腰拉下,兩人之間完全沒有一絲距離,火熱滾燙的慾火不吝嗇的貼蹭上

「......||||」刺客感覺火熱就在自己的穴口,忍不住濕淋淋的那邊也弄濕了老師火熱

「.......現在該怎麼辦呢?」十字軍細細吻咬嫩肩,龐大的慾火一點一點撩人地頂弄,卻遲遲不進入

「我想要......」臀部就這樣左右磨蹭著

「好啊....全部給你」一個腰桿挺直,長驅直入到最深處

「阿阿阿!!」觸電一般的感覺襲擊全身,整個人就這樣將直了起來,也導致小穴更用力的吸著老師

「嘖....」十字軍悶哼一聲「裡面很緊又很熱呢....」試探性的搖擺,碩大在花穴裡穿刺頂弄

刺客隨著十字軍的頂弄一邊扭著自己的腰,在衝刺的時候,下面交合的地方不斷的發出噗茲噗茲般的水聲

十字軍瞇微瞇起雙眼,反身扣下刺客的身軀,以後方原始獸姿貫穿脆弱溼熱的小穴

「唔阿阿阿」還沒來的及適應老師的轉變,一瞬間淚花就這樣被頂了出來,但是快感也隨之而來,上半身幾乎是無力的趴在地上,口水也因為無法吞嚥而從嘴角留下,隨著老師抽插的動作努力的將大腿拉的更開

「很舒服呢......」放肆的直搗弄窒息,將腰部壓低,抬高起雙臀更加順暢迎合,兩手探向刺客胸前用兩指搓揉櫻桃,結實的胸膛貼上濕濡的後背,下身的激烈顫動兩人,肌膚間的拍打隨著淫濡聲更加顯的撩人感官,十字軍擺動幅度不留情的加大,極近全部抽出只留前端在內部,在重重的插入,蹂躪脆弱的肉壁。「喜歡嗎....?」

「呵呵...好乖....還是喜歡這樣子的方式....?」十字軍先是將高燙的巨大沒入核心,再只略抽出一些點,用著難耐的方式進行充塞,將慾火留在內部,將月側轉過身,將一腿抬到了肩膀上,以情色的側姿讓挺堅衝刺在體內

「阿阿..阿阿〜嗯阿〜」完全無法回答老師的問題,只能努力的抬高臀部,努力的擺動腰枝,努力的服侍著老師

「非常好......不愧是我心愛的寶貝學生.......」沉瞇起雙眼,一手揉撫著臀,赤色的柱體明顯來回貫穿的動作,讓人更加沉迷在摩蹭的快感間,不自覺的開始加快起動作


「老師..阿阿〜」整個人享受著被貫穿的快感,也因為情慾的關係,刺客整個表情變的非常的撩人

「吶吶....這裡.......很興奮的吶....嘖嘖......」十字軍手掌細心的包容不斷流出泊泊液體的興奮,搔勾鈴口

被逗弄的快接近頂端的刺客連氣息都不穩了,身體整個因為興奮而懺抖

「好可愛....好棒....」深深封吻入喘息的小口,套握瀕臨高潮的顫抖花莖,下身的野性慾望,也更加激情的擺蕩,迎向最後的衝刺

「唔阿阿.....」白液在老師的套握之下噗咻咻的噴髒了老師整身

而十字軍隨著刺客後方緊緊的收縮,白熱的愛液大量又濃稠的滿滿送入後方

隨著兩人的發洩刺客整個人虛脫的倒下,看著刺客的樣子十字軍挑起眉梢,接著露出不明笑,用異常緩慢的速度撤出,不時惡意的摩蹭敏感處

「!!!!!笨蛋!壞人!混帳!惡趣味>口<」

「你最好清一清身體,不然留那麼多在裡面是很不舒服的」微笑,十字軍優雅喝起著薄荷茶

刺客一溜煙跑進浴室,門還故意大力關上

一進到浴室...刺客也漸漸的冷靜下來了......他在做什麼......

為什麼跟老師上床......

自己在做什麼......

「嗯...不過,確定不需要我幫忙嗎?」門外傳來十字軍的聲音

「不用了!!!」

「喔....好吧....首先得抬高臀,用兩指先把穴口撐開,先讓一些順著流出來....然後再伸入一指或兩指進入,搔括剩餘的殘液......每一處都要乖乖弄乾淨....」

「我知道啦!!!」

「可以的話可以再弄點水....」

唉.........


貓與狗的情話 | 16:54:37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