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 BL) 知名不具 其三
(RO BL) 知名不具 其三


每天每天,刺客開始流連在酒館之中,喝著自己最討厭的酒,抽著自己最討厭的煙 ,用虛偽的笑容對著人們笑著。

刺客相信,只要笑就可以了,祭司最喜歡看到他的笑容了。

?暗的泥沼令刺客痛苦的掙扎,但是他也不想離開這裡,如果離開了是不是就必須要去面對祭司,刺客想起祭司的笑容總是只能抱頭慘叫著,如陽光般溫和的笑容對刺客而言只像是千跟針要他吞下去。

有人說,如果要完全忘記對方的話,把所有和他有關的東西全部丟了就可以了,但是軟弱的刺客根本作不到,光是看著那些東西,眼前的視線就已經模糊,更別說是拿去賣或是丟棄。

刺客每天晚上喝完酒之後總是在酒店找尋陪他過夜的人,他自己也知道這樣是錯誤的,但是,只有在被侵犯,在被強勢入侵的時候,他才能稍微忘記祭司,刺客不想要一個人,說他寂寞也好,說他怎樣也好,他真的想逃離這樣的感覺。

淤青,鞭痕,傷口,都是他的戰勵品

身上的人一個換過一個,有時候自己也沒注意對方是長什麼樣子就上床了。

沒過多久,刺客的身體變的虛弱了,每天晚上的過度操勞,日夜顛倒的糜爛生活,讓本來體質就不是很好的刺客變的消瘦蒼白,就算如此,刺客也不多很在意。

他只想墮落,只要不在乎,就什麼也沒有關係了。
有髒汙沒有關係,只要弄得更髒就看不見了。

啊啊啊啊阿〜刺客的內心不斷的慘叫
他不喜歡這樣,真的不喜歡

但是身體卻不斷的迎合著眼前的男人

笑容之下,是糾結的內心
誰阿〜誰能救我

也許刺客的內心期待著,祭司會哪天到他面前來罵他


「你以為你這樣祭司看到會高興嗎?」好友騎士一日衝到了刺客面前吼著
「他高不高興不關我的事情。」刺客嘴硬的反駁道

「你變了…真的變了」騎士一拳打在刺客的臉上,希望好友能夠清醒
「就算我變了你也不是那個指責我的人!」刺客被打的眼冒金星,搖搖晃晃的站著

「祭司最討厭的就是自我墮落的人,你以為這樣他還會喜歡你嗎?」騎士口不擇言的罵著

刺客的心就像是尚未癒合的傷口被刀刺入用力扭轉再撒上鹽巴般的疼痛

「是阿是阿,他喜歡的是你嘛,他早就不喜歡我了阿,你不用一再的在我面前重複這件事實。」
對,祭司不愛刺客

「你也不用一而在在我面前表現出你們有多麼的甜蜜,我不在乎。」
刺客好在乎,在乎到看不下去

「你們還要我怎樣,我離開了,祭司要我笑我笑了,他不要哭我沒哭,也沒有任性的纏著他了。」刺客笑著聳肩

騎士被氣到了,一巴掌他在刺客的臉上

「阿,你的意思錯全部是在我跟祭司身上嗎,別老是用著情人是被我搶走的口氣,你知不知道我忍多久了,一直看在你是朋友的份上才沒有說,你會不會檢討一下你自己,為什麼祭司不要跟你在一起了,你這副?行只會讓他難過,而且更沒有立場來關心你,你知不知道他以前每天都是說你的事情。」騎士吞了口口水繼續說「明明就是你自己先跟他分手的不是嗎。」

「………………………」刺客沉默

看到刺客不說話,騎士也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總之你不要繼續在這邊了,祭司會擔心…」騎士拍拍刺客的肩膀

「他會擔心叫他自己來跟我說…」刺客感覺好疲憊

難道愛人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從開玩笑般的根祭司認識,然後遊戲似的說要在一起,到後來不小心動了感情
哪有人到了分手才發現自己喜歡對方?

「刺客!!」

騎士的聲音好遠好遠

刺客像是斷了線的木偶倒下,多日來的菸酒生活本來就不適合刺客,卻硬是在這邊呆上了好幾天

刺客的任性,根本不是口頭上述說能夠形容的,他希冀的只是,祭司能夠在張開雙手抱緊他

他在乎的,不是分手,不是騎士,只是祭司對他的不聞不問

把自己搞的柔弱的樣子,就是希望祭司能夠照顧他。
但是到頭來卻什麼也沒得到

突然,昏迷的刺客感覺有到溫暖攏照著自己,好熟悉好熟悉的?光,?動的心驅使自己趕快醒來。

對,是祭司,一定是祭司回來了。
這樣的?光只有他才有。

「祭司!!」驚醒的刺客抓緊眼前人的衣服
但是卻是白色的衣物,不是祭司那?色的沉穩布料

「神官大人…謝謝你。」騎士向神官至謝
「神官…?」刺客看著旁邊的白髮神官,那氣息…好像祭司

看著神官和騎士聊著天,看起來似乎是熟人的樣子…
可是那口氣,那態度…都和祭司好像……

「這幾天刺客你就先待在我這裡吧。」神官的手摸著刺客的髮絲

「…………………………………..嗯。」
----------------------------------


未分類 | 21:47:03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