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 BL) 知名不具 其二
(RO BL) 知名不具 其二

刺客有一個沒有血緣的哥哥,刺客非常崇拜這個哥哥,不管他說了什麼刺客幾乎都照作。
從前便是他教導自己人生的大道理,才有今天的刺客。
眼前的鐵匠一邊咬著吐司一邊乒乒乓乓的敲打著劍,而刺客則只是捲縮在一旁的沙發上。

鐵匠為刺客打抱不平,他認為,所謂的朋友,難道只是為了區區的sp就可以接收刺客才剛分手三天的祭司?這樣的事情鐵匠可一點也不能接受,三天兩頭找祭司的麻煩,但是刺客卻一點也不知道這件事情。

鐵匠的個性,衝動,對於依?他的人,即使犧牲自己,也會妥善照顧對方,因為如此刺客開始死?在這個哥哥家不走了。

刺客的個性比較不主動,很少自己走到外面的世界主動去練攻打寶,以前幾乎是祭司走到哪跟到哪。

祭司,就是他全部的世界。
分手等同於世界垮了。

鐵匠討厭看到刺客老是這麼自閉蕭沉的樣子,開始一邊說著他過去的冒險經驗,一邊帶著他到處去玩。

鐵匠的經驗是豐富的,他帶著刺客來到許多奇妙的地方

有著美麗光柱的朱諾,幽闇不明的古城圖書館,亮麗清新的吉分橘子庭,螞蟻滿地爬的蟻穴,像垃圾場一般的地下水道

刺客不管是哪一個都沒看過,每看過一個東西總是張大嘴巴說好棒,然後急急忙忙開始保護鐵匠,畢竟鐵匠是專練打鐵的,除了又準又會爆,也沒什麼屁用。

雖然每次總是弄得雞飛狗跳,但是刺客總是努力的笑著
應該是開心吧,對,應該很開心。
只要找個理由說服自己,就能開心的過日子

刺客相信著….暫時分手….相信著祭司

時間到了,他們依然能夠在一起

時間飛快的流逝著,宛若少女的薄紗什麼也看不清,半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刺客長的高了點了,懶的剪的即肩頭髮隨便一綁綁在後腦杓。

雖然如此,刺客還是帶著像是小孩般的容貌,這可真是把自己氣死了,他可是成年了…成年了…

這半年來跟鐵匠生活在一起的刺客再也沒有提過一次祭司,不知道是忘記還是故意,在一次祭司搬家寄信告知住址更變時,刺客將信遺失了。

從此失去了對祭司的聯絡管道,刺客總是用這樣的理由來安慰自己

「如果在意的話,不用自己聯絡,也會連絡自己的吧。」

但是,祭司卻再也沒有寄信了

一開始,刺客還是天天的以淚洗面。
久而久之,淚乾了,心累了,在休息過後還是要繼續走

因此,刺客變成了鐵匠的專屬吸機,每天都混在一起,雖然鐵匠的抽煙習慣很令刺客不習慣,但是鐵匠總是會在刺客看不到的地方才抽,刺客也由他去了。

不管是小說,漫畫,或是現實,不管是什麼,安穩通常都不會長久

一個門鈴聲打斷了刺客半年的平靜

叮鈴〜

「來了〜」刺客從沙發上跳下,翻過樓梯的把手輕巧的從二樓一躍而下到一樓大門

打開門,眼前是個陌生卻好像在哪看過的高大祭司

「您哪位…….|||?」刺客抬頭看著祭司
「好過份阿,居然把我忘了」高大的祭司聲音低沉而帶有磁性

「誰…|||?」刺客不斷的在腦海思索
「看來你要好好檢討你的腦袋了,小笨蛋」祭司戳了戳刺客的額頭

「哈啊!我不小,更不是笨蛋ˋˊ」刺客激動的揮拳,噹…的一聲被霸邪擋下來了
「你的記憶力真的有待加強…我是…」祭司表明身分

刺客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了,阿靠,祭司不是小他三歲的嗎,長那麼高是怎麼回事,以後是要當樹是不是

「你…你怎麼會來…」刺客努力的把自己的意識從神游拉回
「只是很久沒看到你…」祭司爬了爬他那微亂的髮絲

「是…是這樣的嗎。」刺客的心開始鼓動了起來,他自己也不曉得,原來他還是被祭司牽引著,甚至開始過頭了,祭司的一切一切都在吸引著自己

「要不要回去看看大家,大家都很想你。」祭司對著刺客著麼說著
「大家…對…好想念騎士…」刺客立刻答應祭司回到斐揚

刺客看到以往的朋友都在,高興的撲了回去

「騎士XD」刺客大撲
「刺客XD」騎士接

刺客跟騎士滾在草地上笑的很開心

大家開心的聊著,聊著以往的過去,聊著以後的將來
刺客的眼光一直追隨著祭司沒有停止,最後他對祭司提出了問題

「吶…我們…還有可能在一起嗎?」頓時,聊天聲中止
祭司沉默了許久,看著刺客說「別要我回答我不可能回答的問題。」

「回答我……」刺客不要一直在這種像是被黏住一樣稠稠湖湖的感覺,他想要的是一種果斷,乾淨的關係

祭司看著刺客清晰的說了出來「沒可能了。」

瞬間,刺客抓著騎士跑了,刺客羨慕的眼光一直落在騎士的身上
然後……抓著騎士的衣服哭了整個晚上

那夜起……刺客墮落了


貓與狗的情話 | 18:56:57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