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 BL)知名不具 其一
(RO BL)知名不具 其一

「我們暫時分手吧。」這是刺客思考將近半年的答案

「怎麼突然這麼說…有什麼理由嗎?」眼前的祭司聽到刺客所述說的事情沒有任何動搖

「沒有…」刺客看著眼前的人,希望聽到反駁

「既然是你決定的事情我會尊重你。」祭司的眼神沉穩而堅定的看著刺客

「不…我覺得………還是…」刺客反悔了

「決定的事情就不要像回頭看。」祭司的話語像是暗示一般深深的烙印在刺客的身上,彷彿是鎖鏈一樣緊緊的綑綁著,心就像是被扭轉一般的疼痛。

「我知道。」刺客只能這樣子去回答

「我們都長大了。」祭司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摸著刺客的髮絲


瞬間,刺客淚如雨下,是那溫柔的手…到底多久沒有摸自己的頭了,一年?還是兩年?根本已經搞不清楚了,曖昧不清的日子到底過了多久,多麼可笑的事情,像以前一樣的溫柔居然在分手之後回來?


「你好久沒有摸我的頭了耶…」刺客勉強對著祭司笑著,努力的裝出他最開心的笑容

「啊…是這樣的嗎…」祭司緩緩的縮回了手…

刺客再度悔恨自己說錯了話,如果不說的話是不是會一直摸下去,對,他依?,他任性,甚至是愛哭,他喜歡祭司,喜歡到無法自拔的地步,只是…在這樣下去,祭司會受不了的吧,他知道最近祭司在逃避他,也知道原因,如果分開能解決一切原因,那好,他願意這麼做。

「別哭了,你要長大點…別再那麼愛哭,我喜歡見到你的笑容。」祭司最後一次為刺客擦去淚水

「我們還會是朋友吧。」刺客的眼神黯淡而無光

「對,是朋友。」祭司的金髮燦爛而耀眼

那年,刺客18歲,祭司15歲

祭司以及刺客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在那天之後刺客馬上接到了許許多多的任務,忙碌到他也沒時間也沒空?去理會祭司到底怎麼了。

總是心想,啊…這樣就好了,這樣是最好的結局,最好的結束。

但是一直一直也只是自己在欺騙自己罷了。

一天,刺客抽空回到了斐楊,他喜歡那樣的寧靜小城,彷彿什麼都能平靜下來,但是卻聽到自己不想聽見的事情。

傳言怎樣也都會飄到自己耳裡的,祭司似乎在分手的三天後就結婚了,刺客剛聽到的時候內心只是有種想笑笑的祝福感,是的,只要祭司快樂的話…,自己會祝福的,這不是自己在幫他找過千萬種理由之後,作過無限次練習後,所作出的結論嗎?

祭司的傳言很多很多,多到刺客自己根本都不想聽,因為自己總是要堆出笑容然後說

「嗯?什麼?啊…我沒關係阿。」

世界並沒有很大,走來走去總是會見面

他們,見面了。

刺客的瞳孔猛然的收縮,在祭司身旁的騎士是自己的朋友,非常非常相信的朋友,到底是什麼時候發展到這種地步的呢?

想要質問的心在內心翻繳著,就像是暴風雨的海浪吞噬著自己的理智,那騎士也是勸自己和祭司分手的人之一。

明明知道自己還喜歡著他

那…



為什麼?


對了,等等得祝福.....................


終於刺客忍不住了,在某日空?之時把騎士單獨約了出來
問他結婚的事情,主教有那麼空?幫兩個男人結婚嗎?
一問之下更發現,他們的結婚自己甚至是最後一個才知道。

關於結婚,騎士有許許多多的理由

「只是肉體上的關係跟心靈沒關係」騎士激動的說著

嗯…不知道是騎士個性遲鈍還是刻意,刺客總覺得應該不太需要用這種模糊到刺耳的譬喻吧,當然,以刺客的個性不太會直接說出來。

騎士以及祭司的婚禮主要只是騎士想要省一些金錢又不想找陌生人結婚,居然就找上好友祭司,兩人一人拿刀一人拿金屬鑲邊書威脅主教
刺客聽聽就覺得很好笑。

他也好想在現場看看………
不過他是會笑?還是會哭?

不知道。

「你介意的話我馬上去離婚。」騎士很激動的對著刺客解釋著

「不用吧,浪費錢…錢很難賺的。」刺客一向沒什麼理財觀念,身上總是沒超過一百萬,身上的裝備,都是祭司幫他蒐集來的,自己也搞不清楚市價

「是這樣嗎…。」騎士開始努力的逗刺客笑

刺客也很配合的笑著

離婚這件事情,刺客真的不覺得有那麼重要…
離了婚,祭司也不會回來

只是………

好像有什麼卡在那裡,好刺痛好刺痛,感覺很像是魚骨頭卡在喉嚨裡。

不過他不會討厭騎士的,因為騎士是他的好朋友。

===============

有人想看 就貼ˇ

分幾天貼


貓與狗的情話 | 22:59:08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