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但願...
律-便服






不需要很多,我只希望看到讓我在意的人能夠展開笑容。

緩如溫柔的母親吹扶著的清風,黑色的髮絲順著氣流緩緩的漂動著,一切是那麼安靜而柔和。

在樹間灑落的光線斑斕的令人炫目,在下面的少女羞澀的遞出淺色的信封。信封內信紙上娟秀的字跡訴說著一段又一段注意的過程。樹葉被吹的沙沙響,掩蓋了少年的回答,只是最後兩人輕輕的抱在了一起。

少年輕輕的撥下在少女頭上翠綠的葉片,讓它輕輕的隨著微風吹走。

隨著那吹過的葉片看向操場,在北大操場上的少年揮灑著汗水,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閃耀著比鑽石更加璀璨的光芒,喧鬧的聲音隨著棒球被打擊出去而揚起。強健有力的雙腿用力向前奔跑,一幕幕都像是放映機咖搭咖搭的撥映著。少年滑壘過後身上的髒污也會是記憶最燦爛的煙花。

勝利的喜悅、戰敗的悲傷都會在腦海的日記之中寫上貼上鮮明的照片。許久,也許會泛黃會陳舊,但是每當想起都會像是回到此刻。

歡樂的聲音隨著人群傳到課室,趴在課桌上的同學輕輕的抬起頭擦擦睡昏頭而流下的口水,臉上麥克筆的痕跡也是學生必要的戰績吧。

在被排列的彷彿迷宮一般的桌椅之間追逐,一邊小心的閃過桌角的襲擊一邊用力踩上椅子跨越障礙。

小小的惡作劇也會令人勾起美好的弧度,當所有人因重心不穩而摔倒在一起時,伸出手去幫忙也是很重要的。

就算隨之而來的就是拿出麥克筆報復回去。

少年在水槽邊不斷的用清水搓揉著自己的臉頰,油性筆果然很難清洗呢。

但願……但願……

我所在意的人能夠永遠展露笑容。






西京 | 14:37:55 | 引用(0) | 留言(1)
病人要好好對待[1]+[2]
[1]

饕餮病倒了。

這個傳言在饕餮倒下去的同時,隨著同學之間的細細耳語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傳遍了全校,認識饕餮的人全知道了。

只是謠言總是有點可怕的,沒有經歷什麼疾病的妖怪更是如此,繪聲繪影的大家都認為東方律似乎得了什麼不治之証。

一下子大家在私底下似乎都作了什麼決定。

一早人魚聽著嗶嗶叫的鬧鐘醒了過來,現在是鄰晨五點半一般來說律學長這時間應該在浴室洗澡呢怎沒有聽到聲音?

六呂小心的從上舖爬了下來,昨晚饕餮因為發燒生病了臨時讓學長睡了下舖。人魚探頭看了看饕餮發現饕餮和昨晚起床上廁所時看到的動作幾乎都一樣,連胸口的起伏幾乎都看不到!六呂緊張的抓住東方律的領子猛力搖晃。

「學長!!!」人魚揚起手啪搭啪搭猛力往饕餮臉上猛拍。「學長你還活著吧!」

「!!??」從睡眠中被強制吵醒的東方律,完全不理解臉上灼熱的感覺看著眼前的人魚。雖然說平時一直都很早起,但是畢竟是生病了身體需要休息,饕餮沒辦法像平時一樣五點起床。「小…小六!?」

六呂完全沒注意到饕餮已經醒來,一把用力的捏住了饕餮的鼻子。「律學長!!」

呼吸不過來的饕餮只能無力的掙扎著喊著學弟的名字「六……六呂……?」

「阿,律學長,太好了你醒了。」人魚帶著棒球少年特有的清新爽朗的笑容一邊擦著汗水,像是安心似的對著饕餮說話。

「是,我醒了。」饕餮嚇的滿身冷汗看著眼前的人魚,好像一直以來自己都是五點自然醒的,六呂似乎一直沒有看過自己比他晚起床的樣子。

「我還以為學長會一睡不醒呢。」

你繼續捏下去才會一睡不醒呢。

饕餮並沒有把心中的想法直接說出來「現在幾點了?」饕餮打了一個大噴嚏。

「五點四十了呢……學長要不要先去洗澡?我去叫醒GR。」

「欸……都四十了。」東方律搖著昏沉的腦袋走到衣櫃前拿了拿衣服「那我先去洗澡了。」

「好。」

熱水暖呼呼的,今天跟昨天不一樣,有著暖暖的熱水。

饕餮放鬆的泡在熱水裡面,雙手趴在浴缸的扶手上。惱腦的蒸氣讓東方律有點恍惚,只是瞇一下瞇一下就好了吧。

花灑的水依然的流卸著。




「律學長是不是洗了很久?都沒聲音。」科學怪人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問著人魚。

「不是一直有聽到水聲?」

「可是只有水聲……?」

「……………………………………………」

「……………………………………………」


六呂以及GR同時間跳了起來衝向浴室「「學長!!」」

饕餮完全昏死在浴室之中。

「小六快去把學長弄出來!」
「什麼!?我是人魚碰到水會變回去,GR你去!」
「我會漏電!學長會觸電的!!」

人魚以及科學怪人的爭執依然持續著。


[2]請點開閱讀

更新了才發現[1]根本沒貼XDD

继续阅读 >>
西京 | 10:11:00 | 引用(0) | 留言(0)
Q版娃娃
喀喀
喀喀

可愛的骷髏人 啥色的頭髮藍色的眼睛
對於他們來說,臉皮只是像是衣服一般的


史羅芬林

史羅芬林

藍晶龍

據說是一個沒表情,但是常常大家一激就噴水

西京 | 15:31:04 | 引用(0) | 留言(0)
11月12日
太長了

把整篇縮起來

想看的自己點-v-


继续阅读 >>
西京 | 02:14:07 | 引用(0) | 留言(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