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外拍
內容晚上待補


琉璃色的天空 | 13:06:11 | 引用(0) | 留言(0)
= =
做人一定要猖狂!!!

現在不猖狂待何時!!!



在猖狂之前先把書唸好吧(默)

那好吧

猖狂預訂!!!!

九頭身問卷>口< 人家想做這個!!!

還有還有

知名不具!!!

迷濛的月色重新版本!!!!

任性重新版本!!!

RO劇本重新版本!!!!

遊戲線稿繪製!!!

圖!!!!!!!!!!!!!


>口<

一切待考完


琉璃色的天空 | 02:00:52 | 引用(0) | 留言(0)
RO 設定
墨狼‧瀴? 智者 25 182cm

個性忠實的服從內心的想法,不屬於正邪的任何一方,在斯文的外表下有著相反的溫火個性。
雖然表現上看不出有什麼不?的看法,內心卻不斷的孕育著怒火,並且在之後付諸實行。
曾經是墨狼一族的少主,但是,此族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留下的只有瀴?一人。曾經有人問過復仇的問題,卻沒有得到任何回答。珍視著隨身攜帶的反擊短劍,常常看著反擊短劍發呆。

白焰/冰炎 巫師/創造 18 177CM

少見的白子,雪色的頭髮銀灰色的瞳孔,搭配著淺淺的笑容,常常讓人感覺如春風吹過般的舒服。是宮廷魔法學苑指定的優等生,曾經是劣刺亞的男朋友,在斐楊事件後,因為以為劣刺亞死亡而精神錯亂,放棄即將到手的學位重新來過,並且選擇了和戰鬥無關的職業。

貌似,參加著不明的研究。

亞克 銀匠 20 185cm

整齊的金色頭髮垂在兩旁,小時候與父母一起經商,在一次船難中,父母雙亡只剩下自己活下來,因為如此,只好被迫成為商人養活自己。個性愛笑,天生樂觀進取,和亞克再一起的朋友都能感受到一股生命的熱力。
在某次事件中認識了悠夜,雖然不懂對悠夜的感情到底是什麼,但是爲此拼命的練功,並且迅速的成為眾人口中的人物,但即使如此,淺見家大門的鐵欄杆,依然是那麼的沉重難以推動。

另外,很怕悠夜的大哥-幸夜。

深紅 初新者 10 147cm

標準的死小孩,出沒時間只有在工會城時間,參加的公會也很詭異,工會成員專門在眾人忙錄的工會城裡裝死妨礙他人,並且用笑聲以及談話聲困擾人。
似乎等級已經到了很高等,卻死也不肯轉職成為其他職業,貌似在等待著誰。

孔雀石 獵人 19 173cm

有著孔雀石?漂亮顏色的髮絲而得名,從小就生活在孤兒院中,原本是自閉不說話的小孩,但是在某次接觸到弓箭之後,彷彿找到打開開關的契機,從此展露才華,在快狠準迅速解決怪物中得到快感。也因為這個才華接觸了許多外界的人物,才漸漸的開始了解溝通的技巧。

目前的目標:圓潤而完美的溝通。

洛? 十字刺客 17 171cm
在過去的刺客工會被上官闇毀掉之後所新生的刺客,個性像是自由不受束縛的鳥,喜愛隨風奔跑,更愛躺在草原仰望無垠的星空,追求單發最高攻擊力,在心靈震波的攻擊下,少有怪物能夠抵擋的住。在10歲時曾經被刺客所救,因為看到帥氣的背影,進而成為刺客。


破滅 刺客 15 166cm
有著和上官闇相同面孔的刺客,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弒月身後。雖然攻擊方式和上官闇有著明顯的不同,但是論技巧、天份、能力,都不相上下,內心似乎很容易受到衝擊,攻擊時間也不長久,但是在短時間內依然能夠照著命令做掉對方。非常討厭有人提起自己和某人長的一樣,希望將自己的頭髮留長或是剃光頭之類的,但是弒月不准。


諸神的黃昏 | 22:29:00 | 引用(0) | 留言(0)
說真的
我真的比想像中更容易動搖吧...

明明是已經遺忘的東西,卻去尋找資料把已經塞到積滿灰塵角落的記憶重新翻找出來

雖然,重新檢視這些記憶時,總會有不同的看法。

但是,畢竟是自己喜歡過的人....

總是懷疑,我是不是靠著讓自己受傷去吸引別人來照顧
總是懷疑,我是不是故意裝作堅強

姆...也許我只是濫好人不會拒絕而已

很多矛盾總是充斥在自己身上。

明明該拒絕的事情卻老是若有似無的跟在別人旁邊

明明該接受的事情卻老是推託來的推託去

我要治癒系的光芒!!!!!!!!!!!!!!!!!!

很想有人對我說...

乖 你做的很好...

我又累了(滾)





我想找人撒嬌...


但是.................


琉璃色的天空 | 00:49:51 | 引用(0) | 留言(0)
服裝社會心理學
唔咳 我知道我的標題看起來頗正經的 ,但是我一定要抒發我的感想ˊ口ˋ

我被俺老師弄囧了啦....

首先我大概說些報告的內容
主要是分析 穿著衣服時 本人的想法以及外界的看法之差異

因為一直都是玩COSPLAY的自然就以這個作為報告的題材

中間提到些 玩COSPLAY的人 的一些心境 (直接訪問朋友比較快)

以及一些客觀的看法...

不過以上都不是重點...

看完報告後 老師開始問問題了

老師:你有玩COSPLAY麼?
闇:有阿。
老師:腳色呢?
闇:跟上面相同的 (RO男技師)
老師:為什麼要COS他 ?
闇:因為愛
老師:這太抽象了 可不可以解釋依下那個腳色?
闇:那是一個線上遊戲的人物,屬於聖職者....(中略)....
老師:所以這是一個人打怪物的遊戲
闇:對
老師:因為他是屬於正義的一方所以你喜歡他?
闇:不對 囧!

在類似的爭論之下 我換了一個說法

闇:這個遊戲提供了我一個架構,我依照這個架構寫了一個小說 我COS的就是小說中的人物

老師:這麼說你不是真的喜歡這個人物囉
闇:不是 囧!是因為喜歡才寫!!

老師:那問題又回來啦 你到底為什麼喜歡這腳色
闇:orz

闇:喜歡COS的人很多種...老師你不能這樣一語概括之,有著負面想法的人也有 ,當然正面想法的也很多 ,例如有些人爲了想紅而去出一些比較受大眾歡迎的腳色,或是說 因為可愛而去出

老師:所以說 妳是因為這個腳色很帥才出
闇:不是......(完全挫敗)



接著 我的同學做的報告有關羅莉塔

老師又開始問問題了....

老師:羅莉塔從何處出來的
闇:一本叫做蘿莉塔的書
老師:那故事在說啥
朋友A:一個戀童癖的故事 有點類似源氏物語,沒看過 只有看到些資料
老師:源氏物語是啥
朋友B:把小女孩養大的故事
老師:那這麼說來 那個羅莉塔既然能跟那個戀童癖在一起,就某種意義來說有被虐狂囉
闇:不是 囧!

闇:線再羅莉塔已經被演伸出來成為一種穿衣風格 跟那個無關!可愛而已...

老師: 可愛而已嗎

闇:對! 可愛! (內心OS:不要再問了 囧)


對不起.... 我真的挫折了 嗚嗚嗚


琉璃色的天空 | 18:45:44 | 引用(0) | 留言(0)
?色羔羊 其四 (完結)
神龍官搖晃搖晃了手,手上傳來沉重的冷然感,似乎是雙手都被奪去了自主的權利。







麻辣的刺痛感宛如卑賤的蟻蟲啃螫著全身,但是在長久的時間下來卻也已經麻木了。







在這種情況下,上官闇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彷彿是被抽去般的無法振作,突然間,一陣強烈的刺痛感將萎靡的精神再度被拉了回來,死崩的脆弱意志命令著自己不准發出任何的呻吟,迷濛的望著眼前的敵人,可能是他們所潑的鹽水。







他們在說什麼,自己也聽不太懂,好像是想要自己透露出魔宮中的機密,所以對自己不斷的施以刑處。







鞭刑







禁食







潑鹽水







什麼樣的刑罰都試過了,真不知道為什麼不乾脆殺了自己。







反正又不想說







真是群怪人







「…………」上官闇無言的望著前方,嘴角也被自己咬破了動,苦澀感緩緩的漫開,面對被敵人刑囚的自己也只能裝做自己毫無痛覺。







現在想想,自己會被抓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哪裡不對,明明自己都計劃的很完美,這樣子的下場是自己所要追求的未來嗎?







所謂的未來是什麼,回想從前………







等等,從前是什麼?







在瓦礫廢墟中生存的自己嗎?那個為了生存下去而不擇手段的自己?為了滿足性慾,睡慾,食慾的自己?那個到底是誰?上官闇詢問著自己







是自己嗎?可是為什麼自己感覺好陌生?







自己不是喜歡待在那種需要時時刻刻都要緊繃精神的地方嗎?







待在魔宮的時候不是常常自言自語的告訴自己想回到從前嗎?







上官闇喃喃自語的不斷問著,不知為何,想到著裡開始有些液體浸濕眼球,最後溢滿滴下。







先是一滴滴的,然後傾洩而下……







為什麼?







上官闇自己也無法回答,明明各種求刑自己連坑一聲都沒有,為什麼想到他們會有如此多的感慨與遷係?







待在那邊的時間遠遠不及自己的廢墟的時間,待在那邊一點也不快樂







不過,他想回去







回到魔宮







帝殿下







弒影







還有薩卡洛







想到這裡上官闇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其實也不是說快樂……在那邊自己不是得到了不一樣的感覺。







所以,就算他雙手受制也一定要贏







為了生存下去一定要贏







為了回去一定要贏







要是輸了一切都不用談







我不能死,絕對不能







這是以前的信念







當然一直到現在也不會變







上官闇用力扯下自己受制的雙手,鮮紅的液體在空間中灑出弧線,凝神地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血液不斷溢出……







以前~好像也發生過一樣的事情呢,上官闇笑了笑……







現在他想通了







現在想什麼都沒用







在他還沒有找出為什麼要活著的理由之前







他絕對不要這樣隨隨便便就死了!!!







死的一點存在感都沒有







「嘎阿阿阿~」語言是用來溝通的,不過有時候這種毫無意義的吼叫聲更能令人不寒而慄…….







嘿嘿嘿嘿嘿



















「我反對!!為什麼我們不需要去救神龍官!!」個性較微衝動的薩卡洛一拳打在會議桌上,幸好的是,薩卡洛還有些許的理智,至少從那個會議桌沒有瞬間成灰來看



「為什麼要去救他呢?」哲黎司瞇著眼看著薩卡洛「把他救回來有什麼好處嗎?這種簡單的任務都會被抓。」







「簡單!!他才剛當上神龍官阿!!」薩卡洛說著「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了,這種任務本來就不是屬於神龍官的範圍之內,就算要測驗他也不用這種方法阿!!」







「你也知道這是測驗?」哲黎司冷笑「那就更不應該去救他了,測驗還要人救還是測驗嗎?」







「小黎…他是我們的夥伴阿……」薩卡洛實在是無法了解哲黎斯為什麼那麼討厭上官闇







「難道你就要為了那個小小的神龍官多派無謂兵力去送死嗎?」哲黎斯當然不會傻傻的告訴薩卡洛自己單純只是不想要薩卡洛離開自己。







自從神龍官出現後薩卡洛總是把心思放在那個動物身上。







「既然你不肯派兵!!那我自己去!!」薩卡洛丟下哲黎斯衝出會議室。







「小薩!!!!」哲黎斯也跟在薩卡洛後面衝出去……







他一點都不想要薩卡洛去救上官闇







他討厭他











「呦喔~小薩~」弒影突然跟在薩卡洛身邊跑著







「咦?弒影你怎麼在這邊?」薩卡洛有點會意不過來







「你要去救闇對吧。」弒影對著薩卡洛說著「你要一個人去嗎?」







「你阻止我也是沒用的!」薩卡洛憤怒的對著弒影說著「我要去救他!」







「誰說我是來阻止你來著~」弒影和薩卡洛一跳,越過了圍牆來到了神龍坐騎旁邊「多一個人會比較方便吧~」弒影對著薩卡洛笑著說







「也對」薩卡洛翻身坐上神龍,但是此時哲黎斯也衝出來了







「小薩!!別去~一個人是絕對不可能的」哲黎斯對著薩卡洛吼叫







「你也知道一個人是不行的,所以我就更應該去幫小闇了。」薩卡洛伴隨著神龍的叫聲起飛了







「放心,我們會回來的」弒影對著哲黎斯笑了笑「跟著闇一起」







「為什麼!!只不過是神龍官而已,再找就有了,何必要那麼的執著呢?」哲黎斯生氣的說著







「不為什麼…因為…我們是朋友!」薩卡洛和弒影的聲音消失在空氣中



















「哈哈哈~」上官闇喘息著,現在身上除了自己的血汙,更多的是別人所留下來的。







不過上官闇覺得自己好累,都快要睡著了,為什麼敵人可以一波接著一波不斷的攻過來,自己真的能夠回去嗎?







又開始出現懷疑自己的疑問







但是,上官闇立刻甩掉這個想法。







如果,連自己都去懷疑的話,絕對什麼事情都辦不好的







所以,磨尖自己的指甲,磨利自己的牙齒,揮灑自己的魔力吧







瞬間,靠近上官闇的所有物體就像是被分解一般融化在空氣之中,不過魔力總是會有用完的時候,很快的魔力用完的上官闇也開始體力透支了,平時就不太訓練的上官闇,當然在這種時候也不太可能突然爆發出異常的力量







靠在牆邊上官闇努力的想著快樂的事情,這樣才不會使自己倒了下去







「我…好像聽到幻聽了……真是糟糕…」上官闇暗笑著因為他好像聽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不過在這種地方是不可能有人叫他的名字的







「小闇!!」







不對,確實有人在叫他。







上官闇又開始振作起來,試著將自己的魔力物質化再度殺出重圍







一定要贏







不能死







就算是一個人…







「小闇我們來救你了」薩卡洛拿著他的衝鋒槍批哩趴啦的衝到上官闇身邊







「薩…薩卡洛,為什麼?」上官闇一下子無法了裝況顯的有點呆呆楞楞的







「先別多話,我們先殺出去在說吧……」出現的是弒影







「弒影?」上官闇一下子被他們背起來準備殺出重圍







「我們要一起回去~」薩卡洛一邊笑著對上官闇說一邊拿著衝鋒槍殺出血路準備衝出去







「可是,你們怎麼會來….」你們不是只當我是一個麻煩的動物而已







後面那句上官闇一點也不敢說出來







「你是笨蛋嗎?」聽到此話的弒影和薩卡洛立刻回頭異口同聲的說著







「我….」







「還我什麼我…….」薩卡洛二人組又同時敲了敲上官闇的頭「這當然是因為……我們是朋友阿~朋友還需要說那麼多嗎?」







「朋友…」聽到此話後,上官闇覺得不知道哪裡變的好像不一樣了……







「走吧~殺出條血路吧」伴隨著宛如音符般的衝鋒槍聲







「衝吧~大家都要回去」一旁閃耀紅色光芒的刀劍痕跡







「沒錯~我們一定要贏」慘叫聲如變奏曲般的環繞身旁







此時,天空突然暗的下來







「怎麼回事…」打的正爽的上官闇看著天空







他看到多到足以覆蓋所有藍空的神龍,神龍們各各昂頭叫囂的







「我們來救你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神龍們都騷動不安,我就把他們放出來了」薩卡洛笑笑的說著







「呵呵…」上官闇勾起笑容「這樣就好辦多了,讓我們給他們一點教訓吧~」神龍官上官闇舉起手指揮著神龍







「好好的記住我們的名字吧,愚知的廢物」上官闇看著前面的死的死掛的掛還有一些死不乾淨的東西說著







「惡魔將軍,薩卡洛」







「神龍官,上官闇」







「墮天官,弒影」







「在此參上!!!」







回應他們的是敵人堡壘毀壞的爆炸聲,熊熊的烈火吞噬了所有東西







「回家吧」薩卡洛為首著說著







「嗯……」上官闇點了點頭…….大家都累了







三人各騎著一之神龍回到魔宮







上官闇想著方才的事情,到底是哪裡不一樣了呢?







朋友?







那真是一個有趣的名詞阿……以前從來沒有過







剛剛自己不是快被打敗了為什麼自己還有力量反擊呢







因為他們來了的關係嗎?















我們







大家







從一開始的單數,到之後的複數







是這樣的差別嗎?







還沒想清楚的上官闇突然被自己的神龍摔下來







「喂,你是怎麼回事」上官闇抱怨著,卻發現在魔宮大門前大家都站在那裡







帝殿下,醫療官夜夢,書記官冥斐斯,還有弒影和薩卡洛







上官闇呆楞地看著神龍們飛進大門內卻把自己丟在這裡







「小闇~」薩卡洛似乎是被大家應擠的被推了出來







「呃………什麼?」







「因為我想阿…你這次離開了那麼久,家中總要有人等著你吧」薩卡洛說的好像有點彆扭似的







「所以,歡迎回家~」用燦爛的笑容迎接







上官闇張大了眼睛看了看所有人所伸出的手,終於綻放了他來到魔宮後的第一個真心的微笑







「嗯~我回來了」上官闇從地上爬起







走吧,回家了



























?羊望著天上圓圓的月亮,他感覺好孤寂,彷彿是世界只有他一人一般







突然間,小羊的背突然有人拍了一下







小羊嚇了一跳,因為那一拍差一點將他心中的淚水拍出







?羊回過頭去,看到的是小狼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你不是不理我了嗎?」?羊揮開小狼想要關心的雙手







「可是我不放你一個人待在著裡」小狼似乎很理所當然的說著「媽媽說過,不管是誰都會有想要獨處的時候,但是越是在這種時候就更應該要去陪他」







「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我旁邊繼續轉來轉去,看起來很討厭你知不知道阿」?羊有點抓狂了







「可是你看起來好像很孤單的樣子,你需要人的陪伴不是嗎」小狼說著







「你………」?羊無法繼續反駁下去,因為他內心的事情被說中了







「所以我會……」小狼還沒說完,卻開始有石子開始飛了過來







其他的小羊又出現了







他們依然丟著石子







小顆小顆







大顆大顆







到之後已經無法說是石子了,那是宛如拳頭般的大石子阿







所以,反擊才是唯一的活路







?羊才不管小狼的那套息事寧人的做法







以他現在的狀況只能反擊反擊在反擊







但是小狼又衝出去幫他擋石子了







小?羊無言的看著小狼的奇怪舉動,他真的不懂







為什麼小狼要做到這種程度呢?







不行,他一定要幫小狼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小羊揮著鞭子反擊著,但是很快的也掛了彩







「不要打了,我們走吧」於是,小狼拖著小羊逃跑了







到了安全的地方後小?羊憤恨的甩開了小狼的手「為什麼,要逃走,我明明可以贏的,你受傷了不是嗎?」







小狼對著?羊笑了笑「沒關係,我很壯,不怕受傷的……」







「可是……」小羊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突然撫上臉頰的手令他嚇了一跳







「會痛吧,不要逞強嘛」小狼依然關心的說著







小?羊感覺到自己的心玄好像被什麼撥動了,他命令自己不可以讓眼淚掉下







「沒關係的,哭吧……該哭的時候就應該要哭,表現自己的軟弱沒什麼不好」小狼溫柔的說著







「我會永遠當你的朋友的」















我們







永遠都是朋友











End


魔宮系列 | 20:54:21 | 引用(0) | 留言(0)
?色羔羊 其三
「快回去!!」?羊說著



「我不要」小狼接著說



「快去找你的母親吧,別再來煩我」?羊插著腰對著坐在地上的小狼說話著



「我媽?我母親有我爸爸陪著就夠了」小狼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而且,小孩子一定會長大的嘛,長大了總是會離開她」



「哦,是這樣的嗎?你就不能一個人好好的過日子?就非得一定要一直跟著我?」小羊嘆著氣說著



「當然!」小狼直視著小羊的眼睛「我不用你操心」小狼呵呵呵的笑著



「還呵呵呵勒…」?羊的視線望著地上「你真的…什麼都搞不清楚嗎?羊跟狼是絕對無法和平相處的」



「為什麼不行?就算別人會罵,我們兩個在一起又有什麼關係」小狼疑惑的看著小羊說著



「笨蛋…」小羊伸出手指用力的彈了小狼的額頭「你到底是誰教的,這種基本知識都沒有」



「雖然你跟我都一樣是小孩…」

「可是如果我們在一起生活,哪一天你長大了,肚子餓了……」

「你可以保證…你不會殺了我,把我當作食物嗎?」



「……….不…不是的…」小狼似乎想要辯解著什麼



「而你,會撕開我的肉,喝我的血液…最後止殘留下我的骨頭和頭…」

「因為…你是肉食性動物…明白嗎……….」





「你明白嗎?」小?羊的神情好像有點沒落



「為什麼…」小狼雙肩抖動,像是在忍難著什麼



「嗯?」



「為什麼你要這樣說我…」



「我…」





小狼跑走了



小?羊目送著小狼的背影

沒有說什麼



也沒有移動





「……………」



「終於…安靜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喔喔,闇~你幫了我一個大忙」弒影從遠處連衝帶跑的衝了過來



「嗯?」上官闇心情還是很不好,雖然自己不是故意的,畢竟自己還是跟薩卡洛吵了架



「哈哈…算了…反正你也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弒影乾笑了幾聲



「喂…弒影…我問你…」上官闇嘀嘀咕咕的咕農著



「阿?我沒聽清楚」弒影正為了打賭贏了而高興



「薩卡洛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上官闇總覺得自己有點過意不去



「他?沒有阿…精神可好的很」



「喔,是這樣的阿…」上官闇暗自的笑著

也對,自己又跟他沒什麼關係,他怎麼可能會有所謂的心情低落……

真是可笑



「對了,要不要去喝酒,我請你…」弒影好像準備大喝特喝



「那個…你剛剛說要謝謝我啥阿…」上官闇在自己的心裡說只不過是隨便的問問罷了



「我和薩卡洛打賭,看你到底什麼時候會說話,打賭你會因為他而說話…當然,因為你是被氣瘋說話的,想當然爾是我贏啦」



「……呵呵呵…打賭…阿」上官闇又笑了起來「要請客是吧…那就走吧…」





魔宮的酒館裡聲色不斷,火辣的女郎在台上跳著淫蕩的鋼管舞,而上官闇呢則是張大著嘴巴看著五光十色的這裡



「喂…你不會沒來過這種地方吧」弒影半開玩笑的說著



「嗯嗯…」上官闇隨意的點了點頭繼續張大著眼睛東看看西看看



「好啦,你隨便點吧」坐在吧台上的弒影決定喝酒喝個夠本



「嗯…嗯…嗯….選哪個好」上官闇認真的看著弒影遞過來的單子「嗯嗯….那我喝長島冰茶好了…弒影,這個好喝嗎」



「是酒都好喝…」弒影有點好笑的看著上官闇



「好吧…」上官闇拿起酒杯一口氣就給他用力的灌下去



「喂」弒影滴著汗看著上官闇「酒是不能那麼喝的…怎麼有人一口去灌下去」弒影觀察著緊握酒杯的上官闇



「很好喝嘛…再一杯」上官闇一杯接一杯的灌著酒



「阿阿阿~~~眼神根本都已經渙散了嘛」弒影看著一點都不會喝酒卻猛灌的上官闇不斷的搖頭嘆息「根本都醉了嘛…唉…」



「呦~這不是我們偉大的上官闇神龍官大人嗎?」一群還穿著著軍服的惡魔出現在上官闇旁邊



「嗯,有什麼事嗎?」上官闇說著,不過混亂的腦筋好像思考不出眼前的到底是誰,反正自己記憶也不好,眼前的是誰都無所謂



「看樣子偉大的神龍官大人應該是不認識我們吧,反正高高在上的人是不必記住屬下的臉孔不是嗎?」看起來是這群惡魔為首的人如此說著



「哦,那又怎樣,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幹嘛記住你是誰」上官闇也懶的思考…煩死了,為什麼那麼多的事情要纏上我,薩卡洛也是…眼前的這群人也是…像群蒼蠅一樣翁翁翁的煩死人了



一旁的弒影看著已經快要不耐煩的上官闇,正在想要不要調解,不過眼前這群惡魔又不屬於自己的管轄範圍,算了….看戲好了XD



喔喔喔~~看吧看吧~~就要暴走了



「吵死了,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上官闇半瞇著眼看著眼前的傢伙,一手壓在桌上說著「那麼想我死就說吧~~呵呵呵呵呵」神龍官正無意義的笑著



「什麼阿,你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嘛,神‧龍‧官‧大‧人‧」為首的惡魔說著



「你知道…人界有種遊戲叫做俄羅斯轉盤嗎?」上官闇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你想說些什麼…」為首的惡魔開始堤防著神龍官



「沒什麼…玩個遊戲而已…咯咯咯咯」上官闇手上不知道何時突然出現了一把左輪手槍,手槍裡面有一發子彈「關於人界你們應該摸的比我清楚不是嗎?怎麼,如何?」說完就拿起槍往自己的太陽穴開了一槍



聲響之後酒店中一片寂靜,彷彿是連心臟的跳動生都顯得過於噪音,首先出現的聲音是神龍官的笑聲



「很可惜阿~我並沒有死呢!哈哈哈哈哈!怎麼,該你了呦,你會玩吧,不要緊張…只是遊戲而已」



「喂…等等…闇」弒影打算阻止神龍官的愚行「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這是一個很危險的遊戲耶」



「有什麼關係,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你看著就好」上官闇眼睛飄像那個看似為首的惡魔畏畏縮縮的樣子



惡魔用顫抖的手拿起槍然後用力的畢起了雙眼,然後扣下板機



聲響之後過了數十秒,惡魔才好像了解到自己還活著才緩緩的放下



「怕了嗎?」上官闇搶過惡魔手上的槍在自己的頭上連開個兩槍……「怎麼?放棄?還是要繼續玩呢?下一槍要是你沒事就是你贏了呦~哈哈哈哈哈哈」



「可惡!」惡魔思考了一下,搶過槍就扣下板機,頓時,地板上紅色以及乳白色的半固體散落在地上



「唉呀呀…….」上官闇踢了一下地上的屍體,看著屍體好像還在抽動著「喔~死不乾淨的動東西」說完便舉起了腳踢爆屍體的頭



「還有沒有人要陪我玩阿!」上官闇又坐回椅子上把玩著手槍



「我來!」看來又有一個不怕死的又要來了



「喔喔,這樣阿~原來還有阿…那我先吧」眼看上官闇就要扣下板機可是這個不怕死惡魔卻把槍給搶了過去



「誰知道你是不是在槍中射了什麼圈套,我先!」惡魔扣下板機後地板上的穢物又更多了



「咯咯咯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上官闇放下翹著的二郎腿踩著地上疑似大腦的不明物質還略是惡質性的轉了幾下「感謝你阿……我親愛的屬下,還會有人要陪我玩遊戲嗎,哈哈哈哈」



在一陣吵雜中又有一個自願來玩死亡遊戲的惡魔出現了



「喔喔,原來還有人要玩阿」上官闇微薄的嘴唇裂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怎麼?你先?還是我先呢?」



「不,我們用猜拳,輸的再扣」自願惡魔如此說著



上官闇聽了先是張大了原本好像快要睡著的雙眼,接著眼睛散發出感到趣味的光芒「喔喔,也是可以阿,那…要不要先練習呢」



「好!」



輪個三拳下來除了第一拳上官闇贏了以外剩下的兩拳都輸了

「哈哈哈這下你不會在猖狂了」自願惡魔笑著說



「不用高興的太早」上官闇說著



正式開始遊戲

這手槍總共六發所以六局已內就可以結束了



第一輪-上官闇輸了,不過裡面依然沒有子彈,遊戲持續進行



第二輪-上官闇贏了,子彈也沒有在這裡,遊戲持續進行



再來第三輪第四輪第五輪上官闇都輸了,很顯然的,上官闇好好的坐在那,所以裡面並沒有所謂的子彈的東西,所以最後一輪便是遊戲的終結



「怎麼,還要玩下去嗎?這局要是輸了可是百分之百會死喔」上官闇說著



「擔心你自己吧,你一直都在輸不是嗎」那個自願的惡魔笑的很開心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抱歉阿,弒影要你背我回去」上官闇半瞇著眼告在弒影背上說著



「不阿,還好,不過你還真幸運,連續逃過三次」弒影還在回想方才發生的事情



「什麼幸運不幸運的,我才不相信所謂幸運的存在,那種東西根本怎麼談的上幸運」上官闇昏昏欲睡的說著



「咦?什麼意思?」



「我只是用我的動態視力去看到底會輪到誰而已,猜拳的時候也是……」



「什麼!?你就這樣把我們虎的一楞一楞的喔」弒影有點小不滿



「是阿…不過以後我的屬下就不會再來煩我了…心…這種東西,太難以理解了……還是神龍們比較好…」上官闇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聲



「喂喂~闇~上官闇~」弒影叫著上官闇,但是回應他的則是均勻而平穩的呼吸聲「嘖,睡著啦…不過…算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什麼!!要神龍官去做這個任務!?」薩卡洛對著哲黎斯大叫著



「怎麼,你有意見阿,小薩」哲黎斯冷艷的眼睛看著薩卡洛,好像就要把薩卡洛看穿一樣



「不,的意思是,小闇他才剛當上神龍官就要他去做這麼困難的任務嗎?他還沒有任何的作戰經驗阿」薩卡洛說著



「就因為他才當上神龍官,沒有任何作戰經驗我才要他去,為避免被神他們抓倒逼問出我們魔宮的任何事,他去是最好的選擇。」還有我看他不爽,當然哲黎斯最後一句並沒有說出



「可是,我說小黎阿~~~」當薩卡洛還要辯駁哲黎斯卻先一部把他給堵住了



「我是軍師~我有絕對的考量過!!你就別再說了~~下次作戰會議我就會公不出去了,小薩你就別說了」



「………好吧」


魔宮系列 | 22:00:39 | 引用(0) | 留言(0)
?色羔羊 其二
有一天

小羊??沒事幹

在森林之間到處?晃



他看到



在附近的狼家族

狼媽媽,以及狼爸爸正在教孩子們的求生技巧

小狼們都覺得不太重要,並不是件大事



但是

小?羊卻努力用心的聽著

他為了保護自己

想要在變得更強



他覺得

自己的個性就像自己的羊角一樣



扭曲了





「你在做什麼阿」



他突然感覺到有人正在他的背後跟他說著話



回頭一看

原來是一隻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狼



「我在這裡想要怎樣才能讓我變得更強」



當然

小羊並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



小羊看著小狼

心理這麼想著



果然是在父母庇護下的人阿

一點都不知道人間疾苦

還裝的一副很天真的樣子





「我來保護你吧」

小狼說的很燦爛



小羊聽了差點笑出來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





此時



在他們倆的背後飛來無數的石頭



原來是其他的小羊丟過來的



他們不但丟著石頭

還辱罵著小?羊

嘲笑著小?羊





於是



內心積了過多壓力的小?羊

心中的神經終於斷裂了

他生氣的揮起手中的鞭子

決定要向他們報復





正當他要動手的時候

一個身影衝了過來阻止他



那個身影



是小狼



小狼用著極認真的表情說著話



「不可以打架」



小狼往石頭飛落的地方跑去

想要阻止他們繼續丟石頭



可是他卻無法阻止



反倒是剛好衝了出去幫小?羊擋掉了所有的石頭





小?羊看到說不出話來了





最後



身上被石頭打的傷痕累累的小狼走回來了



小羊看著小狼



一邊嘆氣一邊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這時小狼對著小?羊說



「看吧,我很勇敢」



小?羊目瞪口呆的看著小狼







「……………………你是…笨蛋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為什麼會找這種人來當我們的神龍官」



一群群心浮氣燥的惡魔討論著新上任的神龍官



「像這種人真的能為我們偉大的撒旦大人效命嗎」

「是阿是阿,聽說他還曾經傷害過帝殿下」

「沒有任何的預兆,突然就空降成為神龍官」



惡魔吱吱渣渣的討論著也沒有看到上官闇拿著報告正慢慢地走過來



「還有阿,那個神龍官…」

「喂喂…別說了…神龍官過來了」

「有什麼關係,反正他聽不懂不是嗎,到現在也沒有聽過他過任何一句話,而且還聽說他是從下層來的……」

「喂喂喂」

「說不定他是個啞巴!」



上官闇毫無反應的從惡魔中間走過

沒有任何遲疑或是躊躇



「看吧!他根本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

「是這樣嗎」

「沒錯,如果裝作聽不懂,這是在裝什麼清高嗎?沒有力量的人是不會有人信服他的」





上官闇走遠了



當他轉過一個迴廊後上官闇的腳步再也無法維持穩定的速度



終於他停了下來



拿著從冥斐斯那裡借來的書蹲在轉角的角落



想著方才自己手下所說的話





他並不是不會說話

只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插不上任何話

進到魔宮到現在也沒說過半個字

或許自己打從心理不想說



不說話就代表冷漠嗎





聽到他們說的話

也不是聽不懂



只是學會不去理會





思考著為什麼還待在這裡



不了解……



好麻煩



神龍們還比較容易理解







「你蹲在這裡幹嘛阿,笨蛋闇」



聽到討厭的稱呼

反射性的抬起頭來

用眼光憤怒的看著弒影



「你這樣看起來很像沒人要的小動物阿」

弒影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一邊抽著煙一邊說著



上官闇難解的看著弒影

他不喜歡煙,弒影就常常在他身邊抽

對了…還有那個薩卡洛也是一樣

就算自己待在禁煙區也老是聞到兩個老煙槍身上的煙味還有酒味



不過說真的



在這裡禁煙區好像視同虛設





上官闇緩緩的起身

眉頭上打了一個大大的死結

慢慢地從弒影旁邊走開

不發一語的……



「幹嘛不說話,闇」

彷彿是故意的

弒影的手大力的抓著上官闇的手



上官闇用力的甩著手



可是



好像甩不掉



上官闇眉頭上的死結更大了



「說話阿你!」

弒影大聲的吼著



喔〜煩死了,沒事打什麼賭

幹麻一定要教這隻野生動物

雖然明明知道他都了解自己在說什麼



可是



卻一點也不肯開口





「嘎…」

上官闇很努力的想要扳開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

可是沒有辦法



好痛……



「嘎什麼!我知道你都聽的懂我們在說什麼」

弒影大叫著

「只要你說放手我馬上就放」



「嗚……ㄈ……」

上官闇掙扎著



「對,說出來我就放手…」



「唔…嗚…嗚嘎!」

為什麼一定要說話

說話反而容易讓人知道自己心理在想什麼

什麼東西都有辦法從語氣裡看出來阿

上官闇在心理想著

眼色一沉,另一隻手在弒影的手上又劃下一口子的傷痕



突然感覺到痛覺的弒影不禁的放開了手



「唔……」

上官闇看著弒影的傷口又抬起頭看了看弒影然後眼神又轉向別方



「哼哼,覺得對不起嗎,那就說話給我看吧!」

弒影憤怒的說著



這傢伙就不能理解大家為什麼要努力要他說話嗎

把這裡當作是家不可以嗎



「弒影?你在幹嘛阿」



一個聲音由兩個人的背後傳來



上官闇轉頭



是薩卡洛?



幾乎是立刻的,當上官闇的腦袋接收到這個認知的時候



突然將弒影給用力的推開,往走廊的盡頭跑開



「喂,小闇,這麼討厭看到我阿」



上官闇點了點頭



上官闇不喜歡跟薩卡洛在一起



因為

就算自己不說話薩卡洛似乎都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這樣子,很麻煩,好像弱點隨時在別人的面前似的



「哦,是小薩你阿…這傢伙還是不說話…好麻煩」



麻煩也不甘你的事,我只是不喜歡說,也不太會說罷了,我聽的懂你們在說什麼

弒影好像老頭子,一直碎碎念



「喔,是這樣嗎,怎麼要給錢嗎,不然把你那珍藏多年的酒送我吧」

薩卡洛笑的很得意,順便敲點竹槓



「去你的,我才沒有放棄」

雖然快了,弒影心中嘆著氣



嗚…我的酒阿~~~



「嗯…這樣阿」薩卡洛盯著上官闇看令上官闇有種好像被透視的錯覺

「我想應該是他自己不想說話吧,跟你沒什麼關係,都聽的懂不是嗎」



薩卡洛的最後一句話是說給上官闇聽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碰恫



強大的撞擊聲



上官闇撞到人了,手上所抱的一大疊資料跟著向天女散花般的像兩旁飛去



看著今天早上才感出來的報告上官闇也不管自己到底是撞到誰,趕快急急忙忙的蹲下去把報告檢回手上



「神龍官?」



聽到聲音連忙抬起頭來看看是誰



「阿阿…ㄉ…ㄉ…唔…」



「還是無法說出話嗎」帝看著慌亂的上官闇



「嗯……」上官闇看著帝也不知道要如何應對



夜夢也說自己不是啞巴

因為自己還是多多少少可以發出許多聲音

但是是自己的心理出現問題

不想說話罷了



「不想說話就不用說了,你依然是魔宮的一份子」帝說著



「………………」









開會









好吵雜



說著言不及義的東西做什麼

這種會議我為什麼要來開



「………………」



上官闇不發一語的離席了



「哦~~我們上官闇大人要走啦,不想聽聽我們屬下的報告是嗎」

一個不怕死的小惡魔如此說著



上官闇的腳步停下來了



「反正上官闇大人聽不懂我們說的話嘛」



薩卡洛看著上官闇抖動的雙肩總覺得好像有什麼緊繃的玄就要斷裂的感覺,上官闇的壓力太大了,沒是把自己逼的那麼緊幹嘛



「喂…你…我說小…」

薩卡洛話還沒有說完,變聽到宛如炸裂般的巨響,上官闇身後展開了羽翼



「咯咯咯…嘎…..」上官闇喘息著



「就說你壓力太大了嘛」薩卡洛搖頭嘆息



「錢,錢,…會議室又毀一間了,以後真的不會有破產的時候嗎,打仗可是要花錢的耶,怎麼可以隨隨便便浪費錢」宰相法爾心裡躺著血看著魔宮收支簿



在上官闇的暴走之下,一些魔力較弱的惡魔就像蒸發般的消失了,中等魔力的也倒的倒死的死掛在一旁

沒有事的也只有那些高級官員們







「吵死了,你們這些愚蠢的廢物……」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扣扣

暴走之後,上官闇氣呼呼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但是氣都還沒消就聽到急促的敲沒聲

雖然很想裝作沒聽見,但是那聲音卻越來越大聲



「你他媽的,沒回應不會當裡面沒人阿」上官闇用力的踹開門



「肯說話了?」薩卡洛看著上官闇



「是阿,又如何?不關你的事吧」上官闇走道窗戶旁看著外面正在和葵殿下一起玩的帝



「看著我!小闇」薩卡洛一把將上官闇瘦弱的肩膀抓住「你是怎麼回事,當初是你自己答應成為神龍官的,我跟你談了那麼久你還不懂嗎」



「喔喔,是喔,又怎樣,你們不是只是把我當作動物一般而已嗎?我只是學會默不坑聲而已…當初的那些事你根本不是認真的吧,不要以為我真的是啞巴什麼都聽不懂!!!」灰色,銀色,金色,在上官闇的眼眸中不斷的轉換散發著





「小闇!我所說的都是真的,我很認真的當你是朋友」

「別騙人了」

「…………」

「…………」



「好吧」在靜默之後,薩卡洛先出了聲

「對你而言…說出想說的話有那麼困難嗎」薩卡洛放開了上官闇



「……………」上官闇的眉頭又開始打死結了



「算了…我懶的理你了」

答答答

薩卡洛離開了





「……………」

「什麼嘛……不愧是大少爺阿,這麼快就放棄了」上官闇自嘲的笑著



「哼哼,止不過是一點點小事不是嗎……..」

「動那麼大的肝火做什麼,還把我的門弄壞了,乾脆我在去向法爾申請一個好一點的門好了,鎖還要?害一點的」上官闇不斷的自言自語



「……………………嘻嘻嘻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一開始的竊笑到之後的狂笑令附近經過的惡魔覺得神龍官似乎已經瘋了,不,應該說,神龍官上官闇本來就是一個瘋子



「你以為我真的是自願當上神龍官的嗎,這又不是我所能決定的,既然選上就不能在抱怨了阿」



「你在那邊自以為什麼!!!!」


魔宮系列 | 18:23:48 | 引用(0) | 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