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設定
IMG_000142.jpg

卯月 179CM 67KG 擋王體牧師 27歲

平常的工作是在聖堂之中照顧因為戰爭失去父母的孩子們,非常喜歡小孩子的笑容,個性溫柔且善良。

孩子們對於他常常沒大沒小,但是他也不是好惹的,馬上一記45度角爆栗打下去。

常常忘記自己是神關,老是動手動腳。

但是對於孩子們來說,他依然是受人尊敬的大哥哥。


諸神的黃昏 | 23:12:11 | 引用(0) | 留言(0)
知名不具 其六
知名不具 其六

刺客還是和十字軍在一起了,雖然暸解這是不好的,但是一直一直也想要得到些許的安慰,是誰都好……

只要有人能夠認同就好

承諾什麼的,其實並沒有什麼必要性……

「小貓,你在想什麼?」十字軍拉著刺客的腰部往上頂了幾下。看著刺客想叫卻又死命咬著唇忍著的樣子,更加劣質性的搔弄著刺客柔軟的內部。

「才沒有…」溫熱的呼氣陣陣的從口中竄出,因為貫穿的動作,使得刺客的身體劃了一道美麗的弧形。

身體炙熱的溫度,讓刺客又麻又癢的自己擺動了起來。

「別說謊。」半開玩笑似的,十字軍舉起手掐了掐刺客的臉頰

「那你也不准亂掐。」刺客鼓起臉龐免得十字軍繼續捏下去,但是他自己並沒有去否認十字軍所說的。

刺客自己非常擅長如何讓自己看起來可愛、可憐或是無依無靠的像是在雨中的落難貓,一切一切都是爲了技師,而不知不覺養出來的壞習慣,即使是和老師上著床也一樣。

只是,被擁抱住的感覺就像是毒品一般,深值在刺客的內心之中,想要戒去,卻又渴望著更多。

「狗狗!!」一道密語戳破了刺客的自我幻覺,從聲音判斷是女巫老師的聲音。

「老師?」刺客低頭看著十字軍,內心之中五味雜陳,彷彿在深夜之中所下的滂沱大雨,拍打在窗戶上的颯颯聲、圈圈擴散的模糊雨點,都是令人那麼的感到不安及詭侷。

「告訴你喔〜我家那隻好可惡,最近都不知道死到哪裡去了!!」

聽著女巫所說的話,滂沱之中更加入了鑼鼓般的音效聲,分割天際的亮光照的自己無比污穢。

「可是,就算您跟我說…我也….」看不到就可以當作沒有發生過

「他一定不知道跟哪個狐狸精在一起!!」伴隨著女巫的尖叫聲刺客依然與十字軍交纏,肉體交融的聲音、精神崩落的快感,一起建築在刺客沒有結痂的傷口上

「那狐狸精一定又蕩又淫,哪能根漂亮的老師比。」聽不到是不是就可以當成不知道

「狗狗說的沒有錯!!要是他去外遇我也要!!狗狗當我外遇對象吧!!!!」

「阿||||……」不知道是布氏就可以背著良心不斷的微笑

刺客隨著高潮的快感,感覺到自己內心的破洞擴的更大,線在他所做的事情在某些意義上,不是和騎士相同嗎?甚至更糟糕吧!

說到底自己到底是想要得到什麼,在傷害自己的時候得到的快感,究竟是討厭還是刻意的再破壞。

刺客真的不知道了……也不想去有任何的了解。


漸漸地,刺客覺得是不是要把心放在老師身上,靠著這樣試著把技師給忘記了吧,雖然是很慢很慢的……

這天,刺客到了聖堂想找技師,但是他和騎士出團去了,失望的刺客也只能在聖堂裡面到處串門子「你真的有把它們當作兩個人在看待嗎?」刺客轉過頭發現是之前在幫自己治療的神關,他輕輕的倚靠在門柱上看著自己

「我當然知道他們是兩個人,老師是老師,技師是技師的……」刺客轉過頭不願意正面的去回答尖銳的問題

「你並不知道。」神關說的肯定又迅速,聲音像是穿過各式的雜音,如一把銳利的鑿子從刺客內心築起的高牆細縫中穿過刺中弱點。

「我知道!!」刺客好不容易能夠面對自己的心,他不懂神關為何要擅自把它拿出來說,刺客只想自己慢慢的舔著傷口到死為止
「不管如何,你要知道你這麼做對他們都不公平,不管是十字軍還是技師,他們都是獨立的個體,你心裡所想的,只有一個。」神關看著臉色大變的刺客繼續說著「那就是技師不是嗎。」

「我沒有!!!我一點也不愛他!!!」刺客按著自己的耳朵,但是依然聽見自己心中那高牆呼拉拉崩塌碎落的滾動聲

「你就這樣生活好了,繼續自欺欺人,別以為大家都必須寵你順你的意。」說完神關就一腳把刺客踢出聖堂

刺客搖搖晃晃的走著,看到遠處微笑著對自己招手的十字軍,ㄧ個不穩就跌了進去。

被人抱著的溫暖,令刺客眷戀的磨蹭

「怎麼了?」刺客抬頭,在逆光之下,那兩人就這樣完美的重疊在一起

恐懼一股腦的從心中的破洞擴散佔滿全身。

刺客逃離了,即使自己試著把心放到別人身上,即使告訴自己技師離開了。

到最後最後

也只是會一再的重複。


貓與狗的情話 | 15:58:16 | 引用(0) | 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