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其五
知名不具 其五

「你以前不是說你有戀人?現在呢?」十字軍這麼問著刺客

「分了。」刺客裝作沒事似的聳著肩膀,忽略那一瞬間的抽痛

「哦?為什麼......說來聽聽」一臉好奇的十字軍打量著刺客

「老師,我問你喔〜我像貓嗎?」刺客帶上?貓耳在十字軍面前晃來晃去裝可愛

「刺客,你在逃避我的話題。」

「反正都過去了」抽痛的感覺越來越深,刺客每次因為談到這事情而抽痛的時候,都在想,他好好奇如果就這樣下去心臟到底會不會爆裂而死「請不要逼我......我不想想起來」

「好好好......不想說就不要說。」十字軍看著刺客消沉的樣子就揉了揉刺客的頭髮,沒想到刺客突然像是斷了線的珍珠,眼淚無聲無息的一顆接著一顆往下掉「喂|||別哭阿你|||」

「我不能哭......技師不喜歡看我哭......我沒事的」刺客不斷喃喃的說著,但是越是這麼說著,掉淚的速度更是快速,失去技師那種渾渾噩噩的狀態已經持續了好久,刺客一直希望有人去關心他

「你這樣叫做沒是我去撞牆......」刺客看著十字軍,不知道為什麼技師的臉就這樣套了上去,論外型職業或是髮型,兩人都有相當大的差異,但是安慰人的手法,個性卻是那麼的相似

對...一種光明到令自己感到污穢的存在

就算他是自己的老師也一樣

「我只是刺客,生活在?暗的刺客!!」刺客用力的大吼了出來「用完就丟的!!!!」

很久沒有這麼大吼了,刺客在吼完之後慢慢的冷靜了下來,一陣詭異的沉沒就在兩個人之間慢慢的擴散

「.........................」

「老師,你是知道的......」刺客轉過頭看著窗外?色的天空「我的生活一直都是在?暗之中,跟你們不同。」

「我很感謝你跟女巫老師把我當弟弟一樣撿回來,但是,刺客就是死在路旁也不會有人去理會的。」刺客偏頭笑了笑「該死的嘛」

「哦〜你的意思間接是說把你撿回來的我是個傻子嗎?」十字軍挑起眉頭問著

「我不是這個意思......」刺客抓著胸口的衣服,總覺得這樣能夠讓自己的心不會那麼的刺痛

十字軍看著刺客著個樣子,溫柔的從後邊抱住刺客「不管你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在意的」

突如其來的溫暖令刺客陌生到覺得害怕「這不關老師的事情......!!」拼命拼命的掙扎

不要...真的不要......與其明明知道會被丟下,不如一開始就不要一起

可是,我好想.......有人陪我......

刺客心中非常的矛盾

「現在關我的事情了!!」十字軍的表情非常的認真

「不......」

「相信我...」

「不要...........」

「不要把心封的那麼死........」

「刺客沒有心。」刺客說出這幾個字時的口氣就好像再敘述什麼條文似的

「你有的。」十字軍再度抱住刺客

刺客真的嚇到了,從小到大出任務從來沒有這麼恐懼過「老師不要以為我跟你上過一次您就必須對我負責」刺客吞了吞口水


「上過我的人那麼多個,要是個個都要幫我負責那我怎麼辦。」

「上過一次就有關係了阿」十字軍抱緊刺客

「不!!!!!!!!!!!」刺客猛力的推開了十字軍

「我不會再相信了,我不要再有那種感覺。」刺客努力的笑了起來「我不要被選擇最後又被丟棄。」

「我不會拋棄你的。」十字軍說的信誓旦旦

「他當初也說過永遠會跟我在一起,你也說了,承諾最後都會化作灰燼.........」

十字軍看著笑的異常開朗的刺客,但是覺得眼前的其實是一個又孤單又愛哭的孩子,正到處求救著「他是他,我是我」

「現在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即使說是朋友」刺客把臉朝上試著讓眼淚不要掉下來

「不......我絕對不會」

刺客真想對著老師說"屁,怎麼可能!!"

「老師你想跟我在一起?」刺客看著眼前的十字軍

「嗯」

「女巫老師怎麼辦..........」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技師!!」刺客看到技師興奮的從後面撞了過去

「是你阿......」技師的笑容依然是那麼的燦爛

「嗯....好久不見。」看著技師的笑容刺客也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刺客跟技師經過了許久,終於有機會坐下來聊天了,愛爾帕蘭的天空也是依舊的藍,藍白相間的洋傘頂在兩人的中央

「最近有人提出跟我在一起呢......」刺客試探性的問著,一邊緊張的腳弄著杯子理透明的液體

「喔@@!!那很好阿!!」聽的出來,技師的聲音非常的誠懇

看著技師這麼說,刺客淡淡的笑了「他跟你很像呢....跟你當初說的一模一樣喔」到底是心淡而笑,還是為了應付技師而笑,連刺客自己也不知道

「你要自主,並不是什麼事情我都能幫你決定。」技師抬起頭來看著刺客

「我知道」刺客這時候也只能這麼回答吧

「你剛剛說"好像以前的你"你在他身上找我的影子嗎?」突然話鋒一轉技師瞇起他漂亮的桃花眼看著刺客

「我不知道,但...大概不是吧。」刺客握緊桌上的玻璃杯,視線隨著杯緣的水珠落下「只是他跟你做的事情都好像......」

「不是就好......」

「嗯...........」刺客自己說的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你一直在別人身上找我的影子嗎?」

「不....我....我不知道.......」刺客無法直視著技師的臉

「你接受不了其他的人嗎?」

「不是。」不知為何,今天的技師令刺客覺得咄咄逼人

「這為什麼尋找我的影子?你是以像我為標準嗎? 」

刺客看不出技師到底想要問一些什麼

「也許選擇他不會有被丟下的感覺。」刺客整個人趴到桌上抬頭看著技師

「總是一直被丟下。」刺客對著技師認真的說著

「你想太多了.........」

「我很黏人對不對?」刺客繼續喝著他最喜歡的甜品,但是卻在其中嚐到不少的鹹味

「沒什麼粘不粘的啦。」技師擺了擺手否定刺客說的話

「你明明這麼覺得!!」

「你自己這樣想而已啦。」技師臉上掛滿?線

「騎士則是告訴我是因為我變了。」

「過去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到了現在刺客還是覺得小他三歲的技師好成熟

「如果.....我告訴你我還喜歡著你....你會怎樣?」

「我只能說謝謝而已。」

刺客突然拉開椅子站了起來背對著技師伸了伸懶腰

「我開玩笑的...哈哈.....」

「嗯...」

「哈哈......」

「你繼續努力吧你......」技師拿起杯子繼續喝他的咖啡

刺客笑了笑「從你這邊聽起來可真複雜呢......」


貓與狗的情話 | 01:05:53 | 引用(0) | 留言(0)
知名不具 其四(H)
知名不具 其四(H)

「所以你就住在神官那裡啦……小貓?」一個正在隨意綁著自己藍色半長髮的十字軍對著眼前的刺客說著

「阿…嗯…是阿…兩個老師也過的好嗎?很久沒來看你們了。」刺客趴在十字軍的身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嘛〜還算可以吧…根平常沒什麼兩樣。」

此時,門外的長廊傳來快速的踱步聲,而且還逐漸的接近著

碰!

「狗狗〜ˇ你來了怎麼沒有跟我講!」一個胸部宏偉的女巫一把把正趴著的刺客抱進懷裡,就算胸部整個貼在刺客臉上也無所謂似的

「老…老師……我快喘不過氣了……」刺客一面掙扎一面臉紅的說著

眼前的女巫和十字軍是一對非常要好的情侶,也是教導刺客長大的最親的導師,雖然眼前的兩個人總是非常奇怪的一個叫著刺客貓貓一個叫著刺客狗狗,但是刺客還是非常喜歡他們,刺客一直覺的……世界上如果真的有所謂互相守護對方的情侶,大概就是眼前的兩位老師了吧

只是,雖然刺客跟著女巫和十字軍在互動著,但是他卻發現,眼前的兩位老師從頭到尾都沒有正眼看過對方一次。

怎麼了?

趁著女巫出門,刺客拉著十字軍開始問了起來

「你根老師真的沒事?」刺客擔心的看著,雖然自己已經碰到那種事情,但是........該怎麼說刺客自己也不知道

「這個你不要管........」

「最近聽到的傳聞是真的嗎...老師到處跟別人作....」刺客看著眼前的十字軍問著

「是又怎樣?」十字軍沉下?眸輕嗤笑著

「呃......?」刺客發楞的看著有點陌生的十字軍,眼前那個真的是那個看起來沉穩的十字軍老師嗎?是假的吧=口=!!!!

「"呃"是怎樣?」十字軍伸出手輕輕的捧住了刺客的臉頰將自己的臉靠近

「!!!!老師別開玩笑了啦....」刺客慌慌張張的把十字軍的手給拉開

「你都不懂得體諒你老師的寂寞難耐....」十字軍把眉毛挑了起來,趁著刺客動作不夠平衡的時候抓住了刺客的手腕向後反制,並且粗魯的壓上牆邊

「我知道老師很性飢渴,但是不要這樣行不行......」刺客拼命的扭動雙手想要逃開,這樣子真的很怪耶....跟照顧自己長大的老師作這種事情,雖然不否認自己頗愛作的....不過......「你這樣是對學生性騷擾阿!!!!!!」刺客用非常認真的口氣說著

「噢,是嗎?」十字軍的口氣聽起來一點也不在乎,一手扯住刺客背後的衣物把刺客拉到自己的懷中,雙手從腰際旁邊穿了過去,十指緊緊的交扣在刺客的腹部「這犯下的罪行聽起來很不錯....」

「什麼不錯阿=A=」刺客內心充滿了OTZ

聽到刺客這麼說,十字軍笑的雙眼都瞇成了一條細線,並且貼近刺客白嫩的耳朶旁邊吐炙熱氣息「這樣不是很符合我的作風?」舌尖曖昧的順著耳廓型挑弄著,溼熱來回游移,接著緩緩納入口中輕咬

「不要....」刺客整個耳跟都紅透了,手用力的想推開老師

「呵呵哼...都已經很無力了...不是嗎......」挑揚起雙眉的十字軍,略啞的聲音充斥磁性輕笑,胸膛貼緊背部摩蹭,手掌隔著衣物輕撩下腹,接著笑著將整個人壓下,將整個重量壓在刺客身上限制著他的掙扎「嗯?給我吃一下又不會怎樣?」


「女巫老師她...........」

沒等刺客說完,十字軍便自逕的拉起刺客的衣物,脣齒從後面蓋上了刺客白皙的後被慢慢的舔咬著,不時的吮吻著留下一片片櫻紅色鮮豔的花瓣「沒問題的......你也想要吧......」

「阿......」因為十字軍的動作刺客仰起了頭輕輕的發出了聲音

「乖孩子......」十字軍在刺客耳邊低喃並且熟練的把裝束迅速的褪去,用吻來細心的吻著赤裸的刺客,手掌由後面向前箝制住脆弱,溫柔的摩娑著

「唔嗯......」他現在是在跟老是作嗎?刺客的頭腦混亂又搞不清楚,只是隨著老師的動作,又酸又熱的感覺由下面往上竄升著

十字軍看到刺客恍惚的動作,高超地來回套弄著刺客的分身,時而惡質不以地用指尖勾劃頂端脆弱,也因為這樣刺客不?的扭過頭來看著十字軍。

十字軍順勢用火熱的唇吻伺候上,舌頭馬上竄入溼熱的口中纏鬥,而刺客也不服輸的用手扣住老師的頭嘴裡捲弄著老師的舌頭,一邊翻攪著一邊順著老師牙齒刷動著。

十字軍捧住刺客的側頰,讓兩人之間的纏吻更加深入,不甘示弱的靈敏滑入舌根底下輕蹭,貪婪地吮吸甘液,而刺客則是半瞇著眼感受老師的動作,隨著十字軍的舌頭深入,作對似的用著舌頭推開著

感受到刺客有心作對的十字軍,退回自己的舌頭用齒貝囓咬刺客的下唇,包握在刺客分身上的手也略為使力「呵呵哼...咱家的寶貝學生每天都看來很用功的在上進啊.....」低沉下?色瞳眸,閃爍異樣的光彩,溫熱的手掌滑向了後方雪丘

「唔......」刺客因為吃痛而微微皺了眉頭,舌頭慢慢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我還會別的說......」

「唷...我倒是相當期待.....,有沒有興趣讓你的老師驗收看看成果....?」力道適中的搓揉雪臀,不時曖昧的在花穴外撩撥著,而握住花莖的手則是迅速的上下套弄

「可以阿......」刺客轉過身子在老師面前跪下,用嘴緩慢的拉開褲頭的拉鍊,拿出老師的分身開始舔了起來,先是延著老師的形狀慢慢挑逗似的吻著

十字軍露出富有興味的笑容,任由其動作,手指蜷曲住刺客軟髮,戲弄似的把玩著

「嗯....」張開嘴又含住老師的分身,溼熱的嘴巴包復著老師,頭一邊上下的動著讓老師得到更多的快感


「吶......你覺得你能愛你的戀人多久.........」一邊撩撥著刺客的柔髮,十字軍露出苦笑

聽到十字軍這麼一說,刺客整個身體因此而大幅度的震動了一下慢慢的停下了動作

「一輩子嗎...能嗎....做得到嗎......」十字軍似乎很痛苦的低喃著

「我不知道..」嘴唇離開老師的分身回答著

「不會對於所有感覺到厭煩嗎.....人總是容易膩的.....無法在同一個環境忍受太久.....新鮮跟刺激,往往是會出軌的需求.....」蹲下的十字軍,把刺客揉入環中抱緊著

「.....................」

「承諾...最後終會化成灰燼....」

「...............................................繼續好嗎...」

「算了.....至少繼續走著吧,船到橋頭自然直,不論遇到什麼事情....」十字軍又繼續開始動作了,手滑到刺客的後方,點觸著小穴,接著出奇不意的搔刮入內部

「阿....」刺客手抓著老師的肩膀,在驚嚇之下指甲就這樣插入老師的肩膀。

十字軍看到刺客的動作笑了笑,江手指從股間退出,稱開纖瘦雙腿切入其中,俯身親吻著私密

「別這樣......」刺客因此緊張的扭動起來

十字軍舌尖溫柔的愛撫過每道瓣痕,才又緩慢擴撐開入口,倚藉溼熱滑入內部,看著刺客呻吟聲不斷的從喉嚨溢出,笑著繼續用舌頭靈巧的蠕動在甬道裡,惹人似的用舌摩蹭每一處柔軟,不停的退出又探入

「老師>"
「呵呵〜濕了呢......」十字軍舌瓣眷戀的退離,改用兩指狠狠戳刺進入裡面,修長的手指放肆的在內部尋找核心

「阿阿!!...」下面的小嘴渴望的用力吸著老師的手指,透明的液體漸漸沿著大腿流了下來滴在地板上

「嗯......該說我的寶貝學生是誘人...還是淫蕩呢......」嗤笑,手指伸出,捧扶起腿部,像是品嘗美食般的吻咬著白皙的柔軟,順勢舔去香甜的蜜液

聽到淫蕩二字,刺客的心像是被刺傷一般

「我才不淫蕩..........」

「哦?那是我的錯嗎?那麼就當作是誘人吧......」十字軍邪佞的泛深笑,讓刺客敞開雙腿在自己兩側,以坐姿伏在自己身上,牽制住纖腰拉下,兩人之間完全沒有一絲距離,火熱滾燙的慾火不吝嗇的貼蹭上

「......||||」刺客感覺火熱就在自己的穴口,忍不住濕淋淋的那邊也弄濕了老師火熱

「.......現在該怎麼辦呢?」十字軍細細吻咬嫩肩,龐大的慾火一點一點撩人地頂弄,卻遲遲不進入

「我想要......」臀部就這樣左右磨蹭著

「好啊....全部給你」一個腰桿挺直,長驅直入到最深處

「阿阿阿!!」觸電一般的感覺襲擊全身,整個人就這樣將直了起來,也導致小穴更用力的吸著老師

「嘖....」十字軍悶哼一聲「裡面很緊又很熱呢....」試探性的搖擺,碩大在花穴裡穿刺頂弄

刺客隨著十字軍的頂弄一邊扭著自己的腰,在衝刺的時候,下面交合的地方不斷的發出噗茲噗茲般的水聲

十字軍瞇微瞇起雙眼,反身扣下刺客的身軀,以後方原始獸姿貫穿脆弱溼熱的小穴

「唔阿阿阿」還沒來的及適應老師的轉變,一瞬間淚花就這樣被頂了出來,但是快感也隨之而來,上半身幾乎是無力的趴在地上,口水也因為無法吞嚥而從嘴角留下,隨著老師抽插的動作努力的將大腿拉的更開

「很舒服呢......」放肆的直搗弄窒息,將腰部壓低,抬高起雙臀更加順暢迎合,兩手探向刺客胸前用兩指搓揉櫻桃,結實的胸膛貼上濕濡的後背,下身的激烈顫動兩人,肌膚間的拍打隨著淫濡聲更加顯的撩人感官,十字軍擺動幅度不留情的加大,極近全部抽出只留前端在內部,在重重的插入,蹂躪脆弱的肉壁。「喜歡嗎....?」

「呵呵...好乖....還是喜歡這樣子的方式....?」十字軍先是將高燙的巨大沒入核心,再只略抽出一些點,用著難耐的方式進行充塞,將慾火留在內部,將月側轉過身,將一腿抬到了肩膀上,以情色的側姿讓挺堅衝刺在體內

「阿阿..阿阿〜嗯阿〜」完全無法回答老師的問題,只能努力的抬高臀部,努力的擺動腰枝,努力的服侍著老師

「非常好......不愧是我心愛的寶貝學生.......」沉瞇起雙眼,一手揉撫著臀,赤色的柱體明顯來回貫穿的動作,讓人更加沉迷在摩蹭的快感間,不自覺的開始加快起動作


「老師..阿阿〜」整個人享受著被貫穿的快感,也因為情慾的關係,刺客整個表情變的非常的撩人

「吶吶....這裡.......很興奮的吶....嘖嘖......」十字軍手掌細心的包容不斷流出泊泊液體的興奮,搔勾鈴口

被逗弄的快接近頂端的刺客連氣息都不穩了,身體整個因為興奮而懺抖

「好可愛....好棒....」深深封吻入喘息的小口,套握瀕臨高潮的顫抖花莖,下身的野性慾望,也更加激情的擺蕩,迎向最後的衝刺

「唔阿阿.....」白液在老師的套握之下噗咻咻的噴髒了老師整身

而十字軍隨著刺客後方緊緊的收縮,白熱的愛液大量又濃稠的滿滿送入後方

隨著兩人的發洩刺客整個人虛脫的倒下,看著刺客的樣子十字軍挑起眉梢,接著露出不明笑,用異常緩慢的速度撤出,不時惡意的摩蹭敏感處

「!!!!!笨蛋!壞人!混帳!惡趣味>口<」

「你最好清一清身體,不然留那麼多在裡面是很不舒服的」微笑,十字軍優雅喝起著薄荷茶

刺客一溜煙跑進浴室,門還故意大力關上

一進到浴室...刺客也漸漸的冷靜下來了......他在做什麼......

為什麼跟老師上床......

自己在做什麼......

「嗯...不過,確定不需要我幫忙嗎?」門外傳來十字軍的聲音

「不用了!!!」

「喔....好吧....首先得抬高臀,用兩指先把穴口撐開,先讓一些順著流出來....然後再伸入一指或兩指進入,搔括剩餘的殘液......每一處都要乖乖弄乾淨....」

「我知道啦!!!」

「可以的話可以再弄點水....」

唉.........


貓與狗的情話 | 16:54:37 | 引用(0) | 留言(0)
(RO BL) 知名不具 其二
(RO BL) 知名不具 其二

刺客有一個沒有血緣的哥哥,刺客非常崇拜這個哥哥,不管他說了什麼刺客幾乎都照作。
從前便是他教導自己人生的大道理,才有今天的刺客。
眼前的鐵匠一邊咬著吐司一邊乒乒乓乓的敲打著劍,而刺客則只是捲縮在一旁的沙發上。

鐵匠為刺客打抱不平,他認為,所謂的朋友,難道只是為了區區的sp就可以接收刺客才剛分手三天的祭司?這樣的事情鐵匠可一點也不能接受,三天兩頭找祭司的麻煩,但是刺客卻一點也不知道這件事情。

鐵匠的個性,衝動,對於依?他的人,即使犧牲自己,也會妥善照顧對方,因為如此刺客開始死?在這個哥哥家不走了。

刺客的個性比較不主動,很少自己走到外面的世界主動去練攻打寶,以前幾乎是祭司走到哪跟到哪。

祭司,就是他全部的世界。
分手等同於世界垮了。

鐵匠討厭看到刺客老是這麼自閉蕭沉的樣子,開始一邊說著他過去的冒險經驗,一邊帶著他到處去玩。

鐵匠的經驗是豐富的,他帶著刺客來到許多奇妙的地方

有著美麗光柱的朱諾,幽闇不明的古城圖書館,亮麗清新的吉分橘子庭,螞蟻滿地爬的蟻穴,像垃圾場一般的地下水道

刺客不管是哪一個都沒看過,每看過一個東西總是張大嘴巴說好棒,然後急急忙忙開始保護鐵匠,畢竟鐵匠是專練打鐵的,除了又準又會爆,也沒什麼屁用。

雖然每次總是弄得雞飛狗跳,但是刺客總是努力的笑著
應該是開心吧,對,應該很開心。
只要找個理由說服自己,就能開心的過日子

刺客相信著….暫時分手….相信著祭司

時間到了,他們依然能夠在一起

時間飛快的流逝著,宛若少女的薄紗什麼也看不清,半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刺客長的高了點了,懶的剪的即肩頭髮隨便一綁綁在後腦杓。

雖然如此,刺客還是帶著像是小孩般的容貌,這可真是把自己氣死了,他可是成年了…成年了…

這半年來跟鐵匠生活在一起的刺客再也沒有提過一次祭司,不知道是忘記還是故意,在一次祭司搬家寄信告知住址更變時,刺客將信遺失了。

從此失去了對祭司的聯絡管道,刺客總是用這樣的理由來安慰自己

「如果在意的話,不用自己聯絡,也會連絡自己的吧。」

但是,祭司卻再也沒有寄信了

一開始,刺客還是天天的以淚洗面。
久而久之,淚乾了,心累了,在休息過後還是要繼續走

因此,刺客變成了鐵匠的專屬吸機,每天都混在一起,雖然鐵匠的抽煙習慣很令刺客不習慣,但是鐵匠總是會在刺客看不到的地方才抽,刺客也由他去了。

不管是小說,漫畫,或是現實,不管是什麼,安穩通常都不會長久

一個門鈴聲打斷了刺客半年的平靜

叮鈴〜

「來了〜」刺客從沙發上跳下,翻過樓梯的把手輕巧的從二樓一躍而下到一樓大門

打開門,眼前是個陌生卻好像在哪看過的高大祭司

「您哪位…….|||?」刺客抬頭看著祭司
「好過份阿,居然把我忘了」高大的祭司聲音低沉而帶有磁性

「誰…|||?」刺客不斷的在腦海思索
「看來你要好好檢討你的腦袋了,小笨蛋」祭司戳了戳刺客的額頭

「哈啊!我不小,更不是笨蛋ˋˊ」刺客激動的揮拳,噹…的一聲被霸邪擋下來了
「你的記憶力真的有待加強…我是…」祭司表明身分

刺客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了,阿靠,祭司不是小他三歲的嗎,長那麼高是怎麼回事,以後是要當樹是不是

「你…你怎麼會來…」刺客努力的把自己的意識從神游拉回
「只是很久沒看到你…」祭司爬了爬他那微亂的髮絲

「是…是這樣的嗎。」刺客的心開始鼓動了起來,他自己也不曉得,原來他還是被祭司牽引著,甚至開始過頭了,祭司的一切一切都在吸引著自己

「要不要回去看看大家,大家都很想你。」祭司對著刺客著麼說著
「大家…對…好想念騎士…」刺客立刻答應祭司回到斐揚

刺客看到以往的朋友都在,高興的撲了回去

「騎士XD」刺客大撲
「刺客XD」騎士接

刺客跟騎士滾在草地上笑的很開心

大家開心的聊著,聊著以往的過去,聊著以後的將來
刺客的眼光一直追隨著祭司沒有停止,最後他對祭司提出了問題

「吶…我們…還有可能在一起嗎?」頓時,聊天聲中止
祭司沉默了許久,看著刺客說「別要我回答我不可能回答的問題。」

「回答我……」刺客不要一直在這種像是被黏住一樣稠稠湖湖的感覺,他想要的是一種果斷,乾淨的關係

祭司看著刺客清晰的說了出來「沒可能了。」

瞬間,刺客抓著騎士跑了,刺客羨慕的眼光一直落在騎士的身上
然後……抓著騎士的衣服哭了整個晚上

那夜起……刺客墮落了


貓與狗的情話 | 18:56:57 | 引用(0) | 留言(0)
(RO BL)知名不具 其一
(RO BL)知名不具 其一

「我們暫時分手吧。」這是刺客思考將近半年的答案

「怎麼突然這麼說…有什麼理由嗎?」眼前的祭司聽到刺客所述說的事情沒有任何動搖

「沒有…」刺客看著眼前的人,希望聽到反駁

「既然是你決定的事情我會尊重你。」祭司的眼神沉穩而堅定的看著刺客

「不…我覺得………還是…」刺客反悔了

「決定的事情就不要像回頭看。」祭司的話語像是暗示一般深深的烙印在刺客的身上,彷彿是鎖鏈一樣緊緊的綑綁著,心就像是被扭轉一般的疼痛。

「我知道。」刺客只能這樣子去回答

「我們都長大了。」祭司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摸著刺客的髮絲


瞬間,刺客淚如雨下,是那溫柔的手…到底多久沒有摸自己的頭了,一年?還是兩年?根本已經搞不清楚了,曖昧不清的日子到底過了多久,多麼可笑的事情,像以前一樣的溫柔居然在分手之後回來?


「你好久沒有摸我的頭了耶…」刺客勉強對著祭司笑著,努力的裝出他最開心的笑容

「啊…是這樣的嗎…」祭司緩緩的縮回了手…

刺客再度悔恨自己說錯了話,如果不說的話是不是會一直摸下去,對,他依?,他任性,甚至是愛哭,他喜歡祭司,喜歡到無法自拔的地步,只是…在這樣下去,祭司會受不了的吧,他知道最近祭司在逃避他,也知道原因,如果分開能解決一切原因,那好,他願意這麼做。

「別哭了,你要長大點…別再那麼愛哭,我喜歡見到你的笑容。」祭司最後一次為刺客擦去淚水

「我們還會是朋友吧。」刺客的眼神黯淡而無光

「對,是朋友。」祭司的金髮燦爛而耀眼

那年,刺客18歲,祭司15歲

祭司以及刺客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在那天之後刺客馬上接到了許許多多的任務,忙碌到他也沒時間也沒空?去理會祭司到底怎麼了。

總是心想,啊…這樣就好了,這樣是最好的結局,最好的結束。

但是一直一直也只是自己在欺騙自己罷了。

一天,刺客抽空回到了斐楊,他喜歡那樣的寧靜小城,彷彿什麼都能平靜下來,但是卻聽到自己不想聽見的事情。

傳言怎樣也都會飄到自己耳裡的,祭司似乎在分手的三天後就結婚了,刺客剛聽到的時候內心只是有種想笑笑的祝福感,是的,只要祭司快樂的話…,自己會祝福的,這不是自己在幫他找過千萬種理由之後,作過無限次練習後,所作出的結論嗎?

祭司的傳言很多很多,多到刺客自己根本都不想聽,因為自己總是要堆出笑容然後說

「嗯?什麼?啊…我沒關係阿。」

世界並沒有很大,走來走去總是會見面

他們,見面了。

刺客的瞳孔猛然的收縮,在祭司身旁的騎士是自己的朋友,非常非常相信的朋友,到底是什麼時候發展到這種地步的呢?

想要質問的心在內心翻繳著,就像是暴風雨的海浪吞噬著自己的理智,那騎士也是勸自己和祭司分手的人之一。

明明知道自己還喜歡著他

那…



為什麼?


對了,等等得祝福.....................


終於刺客忍不住了,在某日空?之時把騎士單獨約了出來
問他結婚的事情,主教有那麼空?幫兩個男人結婚嗎?
一問之下更發現,他們的結婚自己甚至是最後一個才知道。

關於結婚,騎士有許許多多的理由

「只是肉體上的關係跟心靈沒關係」騎士激動的說著

嗯…不知道是騎士個性遲鈍還是刻意,刺客總覺得應該不太需要用這種模糊到刺耳的譬喻吧,當然,以刺客的個性不太會直接說出來。

騎士以及祭司的婚禮主要只是騎士想要省一些金錢又不想找陌生人結婚,居然就找上好友祭司,兩人一人拿刀一人拿金屬鑲邊書威脅主教
刺客聽聽就覺得很好笑。

他也好想在現場看看………
不過他是會笑?還是會哭?

不知道。

「你介意的話我馬上去離婚。」騎士很激動的對著刺客解釋著

「不用吧,浪費錢…錢很難賺的。」刺客一向沒什麼理財觀念,身上總是沒超過一百萬,身上的裝備,都是祭司幫他蒐集來的,自己也搞不清楚市價

「是這樣嗎…。」騎士開始努力的逗刺客笑

刺客也很配合的笑著

離婚這件事情,刺客真的不覺得有那麼重要…
離了婚,祭司也不會回來

只是………

好像有什麼卡在那裡,好刺痛好刺痛,感覺很像是魚骨頭卡在喉嚨裡。

不過他不會討厭騎士的,因為騎士是他的好朋友。

===============

有人想看 就貼ˇ

分幾天貼


貓與狗的情話 | 22:59:08 | 引用(0) | 留言(0)
其實
其實我累了呢....在很多方面

把自己搞到臨晨五點才去躺床是我的錯

但是眼睜睜的看著太陽升起卻毫無睡意

好不容易看著太陽入眠的六點鐘,卻聽間啪拉啪拉的鞭炮聲

渾渾噩噩的度過一早上

到底有沒有睡我也搞不清楚

我只知道我看到八點 九點 十點 十一點的時鐘位置

中間老爸還說他終於抓到鳥了,要烤來吃

說說就算

我還是得繼續撐著

對吧


貓與狗的情話 | 16:35:44 | 引用(0) | 留言(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