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be friends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Just be friends...

昨天一早就有一種感覺的到
就像在撿拾碎玻璃般的痛楚

從劃傷的手指上流下的露水,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之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嗎?

當初我早就知道-最好的選擇將使我痛心
想告白的自己卻和結果互相矛盾
我到底何時才能說出口?

在這個緩緩腐朽的世界裡,勇往直前才是我唯一的活路
漸漸失去色彩的你給我了一個笑容,我拔起栓塞,傾洩而出

用盡一切對你呼喊 聲音卻只有反射、空響只剩餘音
終於解開的枷鎖,卻什麼也沒留下
兩人的偶遇逐漸轉暗、斷線、化成泡影
「我跟你只是個普通朋友」我低喃
在乾涸的臉上流下是誰的眼淚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Just be friends Just be friends...

在昨晚安靜的夜裡
當我想撿起落下的花瓣時,我注意到了

還未開花的花蕊,是那攤在我手心上渺小的死亡
我們的時間和之前一樣 靜止不動

快想起我們第一次相遇的季節與你溫柔的微笑吧
但是將現在建立在過去中,兩人只會傷痕累累
我們倆都長滿了刺

持續這種喘不過氣的關係 兩人的心情也不將改變
我愛你、不想離開你,但是我卻必須開口說出

我的心情就像是下著大雨
大雨讓我茫然、悚然、模糊了視線
明明就已經痛下決定,但這份痛楚卻仍傳遍全身
連繫著兩人的羈絆 逐漸出現裂痕、崩解 消失在日常中
再見了我所愛的人 我們就此分手吧 踏出這裡別再回頭了

如果能 再一次 能讓我的願望實現的話
不管下輩子生為何我都將再與你相遇

用盡一切對你呼喊 聲音卻只有反射、空響只剩餘音
終於解開的枷鎖,卻什麼也沒留下
連繫著兩人的羈絆 逐漸出現裂痕、崩解 消失在日常中
再見了我所愛的人 我們就此分手吧 踏出這裡別再回頭了

這就是故事的結局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Just be friends...
1217831375.jpg


未分類 | 12:38:32 | 引用(0) | 留言(1)
噢 ● 雷的我忍不住發新的日記
2009-04-27 中國時報 【吳政峰/北縣報導】
 筆名「巧若拙」的陳姓女子,熱中「霹靂系列」布袋戲,將結拜兄弟莫召奴、素還真等兩位大俠,融入自己部落格小說情節,但搖身一變成男女朋友,最後還成為佳偶。

由於結尾翻雲覆雨太過激情,「唔啊…啊…召奴,我還要…」,竟遭台東警方以依妨害風化罪嫌函送,還好檢方尊重創作自由,予以不起訴。
 
以電視劇作、動漫畫等作品內容為基礎的個人小說創作集「同人誌」,因不受銷售數字壓力束縛,可隨心所欲揮灑,而在日本流行多年,這股風潮近年也吹進台灣,不少人將他人已打響名號的題材,加入自己的想像力,享受創作樂趣,作者只是好玩,沒想到警
方當真。
 
莫召奴愛上素還真 霹靂變鹹溼在真實霹靂布袋戲「霹靂狂刀之創世狂人」劇集中,素還真中了邪惡組織「汗青編」的劇毒,被送到結拜弟弟莫召奴的家「心築情巢」養病,莫對素說了曖昧話語,「我願意為你犧牲,你會以相同的心對待我嗎?」
 廿八歲陳姓女子看了布袋戲,從中得到靈感,將素、莫等兩位大俠,設定成男女朋友,創作十二篇同人文章「采蓮彩蓮」,發表在個人網誌上。


 警方認為妨害風化 檢方不起訴
 
前十一篇描述莫、素二人相互扶持,力抗侵犯中原的外侮。但第十二篇中,莫、素因愛苗滋長而肉體結合,部落格文章描寫情節鹹溼,台東警方認為內文提及「好熱,唔,下面,唔,好熱」、「唇舌的交纏繼續,蓮莖的磨蹭沒有休息,搖擺的臀部不停朝另一處灼熱廝磨,磨的全是濕漉,也更加火熱」、「炙熱的摩擦和包圍的快感讓素還真興奮的腳趾彎起,弓起的身體如貓兒一般」等語,屬於色情文章,依刑法二五三條妨害風化罪嫌,將陳女函送法辦。
 
檢方日前偵查終結,因小說主軸仍在莫召奴與素還真的愛情故事,文章只在第十二篇描述性行為,無法引起一般人的羞恥心或厭惡感。同人誌具備文學成份與價值,且依據憲法保障人民言論與出版自由的精神,不起訴陳女。




------------------------------------------------------------------------------------------------------

我想說 你們真嫌又純潔

提外

陳女的文筆不錯(喂

未分類 | 16:11:04 | 引用(2) | 留言(0)
聖誕舞會試裝
律-舞會2拷貝



基本上畫這張的時候一直想把背景畫成黑色弄得華麗一點

但是怎麼看都像是牛郎或是什麼的

我終於黑洞了好棒啊!

不過.......阿律不是這種人阿OTZ

總之...把衣服模出來了-v-



未分類 | 11:29:48 | 引用(0) | 留言(0)
該是要寫日記了
最近大概勢畢展結束了 突然有種解脫了的感覺

然後就開始看起了糟糕的東西


年齡注意
請點開閱讀

继续阅读 >>
未分類 | 00:26:35 | 引用(0) | 留言(0)
(RO BL) 知名不具 其三
(RO BL) 知名不具 其三


每天每天,刺客開始流連在酒館之中,喝著自己最討厭的酒,抽著自己最討厭的煙 ,用虛偽的笑容對著人們笑著。

刺客相信,只要笑就可以了,祭司最喜歡看到他的笑容了。

?暗的泥沼令刺客痛苦的掙扎,但是他也不想離開這裡,如果離開了是不是就必須要去面對祭司,刺客想起祭司的笑容總是只能抱頭慘叫著,如陽光般溫和的笑容對刺客而言只像是千跟針要他吞下去。

有人說,如果要完全忘記對方的話,把所有和他有關的東西全部丟了就可以了,但是軟弱的刺客根本作不到,光是看著那些東西,眼前的視線就已經模糊,更別說是拿去賣或是丟棄。

刺客每天晚上喝完酒之後總是在酒店找尋陪他過夜的人,他自己也知道這樣是錯誤的,但是,只有在被侵犯,在被強勢入侵的時候,他才能稍微忘記祭司,刺客不想要一個人,說他寂寞也好,說他怎樣也好,他真的想逃離這樣的感覺。

淤青,鞭痕,傷口,都是他的戰勵品

身上的人一個換過一個,有時候自己也沒注意對方是長什麼樣子就上床了。

沒過多久,刺客的身體變的虛弱了,每天晚上的過度操勞,日夜顛倒的糜爛生活,讓本來體質就不是很好的刺客變的消瘦蒼白,就算如此,刺客也不多很在意。

他只想墮落,只要不在乎,就什麼也沒有關係了。
有髒汙沒有關係,只要弄得更髒就看不見了。

啊啊啊啊阿〜刺客的內心不斷的慘叫
他不喜歡這樣,真的不喜歡

但是身體卻不斷的迎合著眼前的男人

笑容之下,是糾結的內心
誰阿〜誰能救我

也許刺客的內心期待著,祭司會哪天到他面前來罵他


「你以為你這樣祭司看到會高興嗎?」好友騎士一日衝到了刺客面前吼著
「他高不高興不關我的事情。」刺客嘴硬的反駁道

「你變了…真的變了」騎士一拳打在刺客的臉上,希望好友能夠清醒
「就算我變了你也不是那個指責我的人!」刺客被打的眼冒金星,搖搖晃晃的站著

「祭司最討厭的就是自我墮落的人,你以為這樣他還會喜歡你嗎?」騎士口不擇言的罵著

刺客的心就像是尚未癒合的傷口被刀刺入用力扭轉再撒上鹽巴般的疼痛

「是阿是阿,他喜歡的是你嘛,他早就不喜歡我了阿,你不用一再的在我面前重複這件事實。」
對,祭司不愛刺客

「你也不用一而在在我面前表現出你們有多麼的甜蜜,我不在乎。」
刺客好在乎,在乎到看不下去

「你們還要我怎樣,我離開了,祭司要我笑我笑了,他不要哭我沒哭,也沒有任性的纏著他了。」刺客笑著聳肩

騎士被氣到了,一巴掌他在刺客的臉上

「阿,你的意思錯全部是在我跟祭司身上嗎,別老是用著情人是被我搶走的口氣,你知不知道我忍多久了,一直看在你是朋友的份上才沒有說,你會不會檢討一下你自己,為什麼祭司不要跟你在一起了,你這副?行只會讓他難過,而且更沒有立場來關心你,你知不知道他以前每天都是說你的事情。」騎士吞了口口水繼續說「明明就是你自己先跟他分手的不是嗎。」

「………………………」刺客沉默

看到刺客不說話,騎士也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總之你不要繼續在這邊了,祭司會擔心…」騎士拍拍刺客的肩膀

「他會擔心叫他自己來跟我說…」刺客感覺好疲憊

難道愛人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從開玩笑般的根祭司認識,然後遊戲似的說要在一起,到後來不小心動了感情
哪有人到了分手才發現自己喜歡對方?

「刺客!!」

騎士的聲音好遠好遠

刺客像是斷了線的木偶倒下,多日來的菸酒生活本來就不適合刺客,卻硬是在這邊呆上了好幾天

刺客的任性,根本不是口頭上述說能夠形容的,他希冀的只是,祭司能夠在張開雙手抱緊他

他在乎的,不是分手,不是騎士,只是祭司對他的不聞不問

把自己搞的柔弱的樣子,就是希望祭司能夠照顧他。
但是到頭來卻什麼也沒得到

突然,昏迷的刺客感覺有到溫暖攏照著自己,好熟悉好熟悉的?光,?動的心驅使自己趕快醒來。

對,是祭司,一定是祭司回來了。
這樣的?光只有他才有。

「祭司!!」驚醒的刺客抓緊眼前人的衣服
但是卻是白色的衣物,不是祭司那?色的沉穩布料

「神官大人…謝謝你。」騎士向神官至謝
「神官…?」刺客看著旁邊的白髮神官,那氣息…好像祭司

看著神官和騎士聊著天,看起來似乎是熟人的樣子…
可是那口氣,那態度…都和祭司好像……

「這幾天刺客你就先待在我這裡吧。」神官的手摸著刺客的髮絲

「…………………………………..嗯。」
----------------------------------


未分類 | 21:47:03 | 引用(0) | 留言(0)
下一页